当前位置:

第五百六十二章 算卦

莞尔wrCtrl+D 收藏本站

    此人脸带笑,鼻如钩,眉似剑往上挑,眼中含杀气,笑里藏刀,分明枭雄面相,不怀好意。

    “不必了。”二人是早前觉得形式不对,才有意往洛阳走上这一遭,昨日到了洛阳,便得知洛阳之中出了变故。

    哪知今日一早,金吾卫所全城禁严之时,遭人发现认出。

    金吾卫所里有人认出了善正,报与容涂英知道,此人直接便下令,让人将二人捉了过来。

    由此可见,洛阳之中容涂英势力有多大了。

    紫微星往南面旁落,推卜之后,乃是蛊卦,蛊,元亨。这是象征弊乱和整治。

    初六,干父之蛊。有子考,无咎。厉,终吉。

    纠正父辈的弊乱之事,有子可以依靠,既然父辈去世,也不会造成太大伤害,即使有些危害,因为有儿子纠正并完成父辈未竟的事业,最终也是吉祥的。

    卦象上当时的情景,使郭播想到了当年的太祖,如今的嘉安帝及秦王燕追,再到如今容家之乱。

    昨日进城之后,恰逢遇上秦王妃傅明华出府,郭播曾为傅明华卜卦,知晓她是有惊无险的。

    容涂英脸上的笑意,在看到郭播脸上的冷色之后,渐渐就收敛起来了。

    “既然郭先生说不必,那便不要奉茶了。”

    他今日正值心情烦闷之时,也没有心思与郭播两人打哑迷绕弯子了,摆了摆手:

    “我近来正有烦忧,恰好想请郭先生为我推算一卦,若是事成,将来必有重谢的。”

    郭播听他如此一说,不免嗤笑出声:

    “容大人,对不住了,家祖授我推卜之术时,曾有言明三不算,五不卜。”

    若是以往,容涂英要是心情极佳,说不得还会与他温言软语一番,可此时他忧心银两下落,听了这话,想也不想便高呼道:

    “将善正带下去。”

    容府里撰养的私兵一听召唤,当下便进来了五六个,一把就将善正抓住了。

    郭播脸色大变,容涂英冷笑道:

    “听说善正妙笔丹青,乃是天下一绝,只是不知少了这十指,可还有其他方法能再做画。”他说到此处,看了郭播一眼:

    “不知郭先生可曾算到,今日会有此一劫?若算到了,便识相一些,若算不到,便也证明郭氏一门,不过沽名钓誉之辈罢了。”

    几人都没想到他翻脸如此之快,前一刻还笑意吟吟,后一刻便翻脸无情。

    郭播看了一旁被住的善正,正惊怒交加间,容涂英温和含笑的声音响了起来:

    “我给你半柱香功夫考虑,稍迟一些,我便让人剁下善正一只手指,直到他十指尽数剁完,若郭先生仍考虑不好,我便……”

    “不用说了,你想我为你卜什么卦?”

    郭播打断了容涂英的话,忍了心中的怒火,冷着脸问了一声。

    “爽快。”

    容涂英这才整了整衣裳,挥了挥手,示意让人将善正放开了。

    郭播被张巡令人捉来时,张巡怕是早猜到容涂英要他有何用,他随身所带之物一应俱全,都送来了。

    容涂英问及银钱之事,郭播将卦象一摆开来,便不由笑了。

    “如何?”容涂英问了一声。

    郭播就道:“此乃剥卦,乃大凶之兆也。”

    容涂英脸色难看,侧头去看。

    他虽不会推演卦象,但如今郭播既已将结果都摆了出来,他自然也是能看得清楚明白的。

    “卦象上显示:****,剥床以肤,凶。”象传曾说,把床剥去,而使自己肌肤紧贴严寒的地面,有凶险。

    ****之卦,证明凶险已经极近了。

    容涂英听到郭播之话,只觉得胸口剧痛,胸前一阵翻涌。

    他想到了自己的那一大笔银钱,如今既然郭播都说此乃凶卦,怕是有去无回的居多了。

    容涂英心中本来早就已经有所怀疑,如今不过是更添凶兆罢了,他强忍了心中感受,外间有侍从唤道:

    “七爷。”

    他忍了直颤的手脚,脸颊肌肉不住抽动,脸上连笑容都再摆不出。

    从屋里出来时,那随从靠近了他的身边:

    “七爷,禅定寺出事了。”

    镇定禅定寺的右骁卫的一千五百余人,尽数被人杀死在修建禅定寺的山道之中。

    当日右骁卫府大将军投靠容涂英时,右骁卫几乎便是由容涂英一手掌控。

    此时听闻禅定寺出了变故,容涂英手脚俱抖。

    一股寒气从他脚底窜出,他接连遭了这两番噩耗,简直比死了儿子还要使他心痛。

    “顾七呢?”

    他这几句字,仿佛从牙缝中硬挤出来,身体好似不听使唤,胸口越发痛得厉害,喉间血腥气不住涌出,容涂英捂了胸口,问了一声:

    “顾七呢!”

    他几乎是有些失态的喊叫了出来,话中透着阴戾的杀意,将那随从吓得不轻。

    真是来什么怕什么,从昨日起他便一直有种不好的预感,今日听了郭播卜卦,亦是卦象凶险,话还没说完,便接到了如此一个噩耗。

    容涂英暴跳如雷,此时什么风度儒雅,全被他抛到了脑后,他厉声喝问:

    “山顶寺庙呢?”

    “七,七爷……”

    他一把伸手将侍从脖子掐住,力道极大,指甲都要掐进这侍从肉中。

    用力之下他头上的梁冠都因为容涂英剧烈的动作而有些歪斜,他目眦欲裂,额头青筋暴跳。

    侍从被他掐得喘不过气,却不敢求饶,因不能呼吸而本能张大了嘴瞪大了眼,眼角都仿佛要裂开,泪水控制不住的争先恐后涌出来。

    “我在问你话!”

    容涂英重重的将人往地上一推,那侍从被他推开,却是脚步虚浮,‘铛铛铛’往后连退了三四步,再‘嘭’的一声撞到了雕栏之上,才双腿一软,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顾七死在了山顶,禅定寺被人拆除了,砖块不见下落。”

    他迅速将自己打听到的消息说出,便惊恐的看到容涂英眼里仿佛聚集了好似会将人卷得粉身碎骨的风暴。

    下一刻他以为自己会被容涂英活活掐死时,容涂英却是捂着胸口,听了这个消息,‘哇’的一声吐出一口血来。(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