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五百六十八章 宫中

莞尔wrCtrl+D 收藏本站

    “至于南门……”南门原本是由右领军卫所大将军刘政知所把持镇守的,可是此人性情刚烈,又油盐不浸,乃是粗人,只听命于皇帝,性情死板,难以游说。

    偏偏此人有勇,昔年军中,据说十个骁卫都难是此人对手。

    刘政知手下对其十分拥护,乃是属于嘉安帝心腹,若要将其灭杀,难免浪费时间,易误大事的。

    “便要劳烦定国公,领人亲自将这刘政知拖住,使其难以腾出手来。”

    容涂英说了这话,薛晋荣便点头称‘是’,“定不负您所托。”

    “我自然是信诸位大人的,当今天下,因秦王当日诛杀忠信郡王二子,而使凌宪谋反,百姓处于水深火热之中,皇上爱秦王甚深,不忍苛责,秦王犯下此错,也从不管教,长此以往,天下将乱。太祖当年打下江山,便要拱手让人了!今日我等清君侧,除逆臣,拨乱政,还清明。今日之后,诸位便是我大唐有功之臣,将流芳百世,使后人歌颂!”

    容涂英站起了身,容大老爷等人也跟着站了起来,他高呼道:

    “酒满上!”

    几个丫鬟抱了酒壶,鱼贯而入,容涂英端了酒盏:

    “今日之后,福、禄同享,今日之话,今后永不敢忘!”

    众人高呼一声,齐齐推杯换盏,发誓不敢有违容涂英的命令。

    申时中,城门早早便关闭了。

    城门东、西两侧,俱都由左右领军卫占据。东侧则也是容涂英的人手把持,唯有南面,薛晋荣令人领了一群队伍,将南门牢牢包围住了。

    “刘政知,皇上令你即刻领人出城,寻找当日容顾声之死的缘由,你敢不听?”

    薛晋荣此时火冒三丈。

    午时他从容府出来之后,便听容涂英的命令,领了一队人马,将东、西两侧城门掌控在手中之后,便又赶往南面长夏门。

    他照着容涂英的示意,令刘政知即刻领人出城搜寻杀死容顾声的凶手,却遭刘政知拒绝。

    “食君之禄,忠君之事。今日既没见黄内侍监前来传旨,又未见皇上手喻,恕臣不敢从命。”

    刘政知如容涂英一开始所想的般,拒绝了薛晋荣说的话,薛晋荣早有准备,当下便令自己领来的府卫豹骑将刘政知一干人等,牢牢围住。

    容涂英此时还在容府之中,令高氏备了热水,沐浴一番之后,才看着高氏取来的官袍,为自己仔细穿上了。

    他眼神有些苛刻的审视过衣袍每一个角落,腰间、袖口处但凡有点儿皱褶,他都以指尖再三抚弄,扯平了才将手放开了。

    一袭紫色的官袍穿在他的身上,显得容涂英越发儒雅高贵,使为他穿袍的高氏手指直抖。

    他看着面前恭顺的女人,再想起了凌晨之时,在房中曾言他今日必死于非命的郭播,嘴角就勾了勾。

    如今时辰已经不早了,薛晋荣等人怕是已经得手,宫中皇帝的守备并不多,他共养私兵、门客足有近三千人马,到时随他进入宫中,将宫中监门卫所里今日当值的人一旦拿下。

    到时再令金吾卫张巡领人赶到,逼入内阁,使嘉安帝下旨,封四皇子燕信为太子,下诏召太子回洛阳。

    将来皇帝崩,燕信为帝。

    他想到自己所打的盘算,嘴角便控制不住的上扬起来。

    运势解梦一说,果然是不可尽信的。

    如今时辰不早了,郭播说他今日必死,看来不会应验了。

    高氏看他穿戴齐整,正要取了斗蓬为他披上:

    “夜里风大,老爷披上这个,也好御些风寒。”

    她说到这里,想了又想:“不如里面再加副甲胄。”

    容涂英便看了她一眼。

    高氏眼中带着担忧之色,她还那么年轻,对于她来说,容涂英便如天一般,若他一塌,她自然便也脱不得好的。

    凌晨之时郭播说他今日必死,她当时躲在屏风之后,怕是也听说了。

    今日乱将起,她自然也是担忧容涂英死于乱军之中,因此提了这样一个建议出来。

    容涂英便笑了笑,伸手捏了她的下巴:

    “我出门之后,你交待大哥,将郭播与善正二人押出,正子时分将其行刑处死,我要府中善于动刑的人亲自动手,让此二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

    高氏浑身一抖,连眼皮也不敢抬,轻轻从鼻孔之中应了一声‘嗯’,容涂英才将手放开了。

    宫里嘉安帝正在与杜玄臻几人议事,高辅阳神情难安,嘴唇哆嗦。

    宫中监门校尉拦住了正欲入宫的容涂英,陪着笑容道:

    “皇上此时召了杜老相公等人入宫,烦请容大人稍候片刻。”

    容涂英便冷笑了一声:“本官方才得知密报,有西京里奸细凌氏混入宫中,此时要进宫护驾,你们谁敢拦我,格杀勿论!”

    他以往见谁脸上先带三分笑意,此时方才露出真面目,那监门校尉吓了一大跳,等到要拦时,双方已经僵持在重玄门前了。

    这里离後宫极近,防守远比另几扇宫门要重得多。

    宣徽殿里,嘉安帝正吩咐着杜玄臻:“……自朕登基以来,後宫之中,皇后……”

    “大家,大家……”

    外间有侍人高声大呼,站在皇帝身侧的黄一兴原本手脚冰凉直发抖,此时听着外间呼声,冷不妨吓了一大跳。

    皇帝召集大臣议事,殿内原本一片宁静,这突如其来的大喊打断了众人思路。

    嘉安帝脸上却不见多少不快之色,反倒伸手捂了胸口,咳了两声,又笑了起来。

    “大胆程济!”

    黄一兴回过神来,便听出了是程济的声音,他躬身道:“大家,老奴前去瞧瞧。”

    “不必了,召他进来说话。”皇帝此时稳稳坐在椅子之上,摆了摆手。

    外间程济进来便叩了个头,颤声直道:

    “大家,同,同平章事,容,容大人,领私兵直闯重玄门……”

    这话一说出口,便如一颗石子掷入了湖中。

    中书舍人张舍脸上露出惊骇之色,杜玄臻则是脸颊肌肉抽搐,瞳孔一缩,随即眼皮垂了下来,挡住了眼中神色。(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