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五百七十章 艰难

莞尔wrCtrl+D 收藏本站

    容涂英已经起事,容妃此时表面虽然镇定,但双颊却浮现出兴奋的潮红。

    她换了一身华丽的装袍,戴了垂着黄金镊的华胜。

    这已经远超出她份位能打扮的装束了。可是此时的她却再无任何顾忌,她已经忍了多年,终于要等到这一天了。

    容涂英成事之后,她的信儿登位,将来的她就是这大唐天下,最尊贵的女人,谁也不能再压制她了。

    黎媪进来时,容妃转过了头,还没问话,黎媪便道:

    “娘娘,再过两刻钟,张巡一赶到,七爷便会令人逼宫!只是娘娘,现如今内侍监黄一兴从宣徽殿出来,据宣徽殿中的传回消息,他是要前去取鸠毒。”

    容涂英造反成功固然是好,但若皇帝一怒之下便令人鸠杀容妃,哪怕到时容涂再是成功,将来燕信就算身披龙袍,可也不能令容妃死而复生的。

    黎媪急得脸色大变,声音都有些发抖:

    “您不如暂且稍避让一番,拖延上一半片刻,等到七爷入宫,便一切都能成了。”

    容妃瞳孔紧缩,她其实早就已经想过了这样的结果,但是她没有想到,嘉安帝竟会真的下令要鸠杀她。

    自她年少与嘉安帝相识以来,相伴二十多年,他一直对自己宠幸有加,容妃还以为嘉安帝对她多少会有几分真感情在。

    只要能拖得一时片刻,就如黎媪所说,容涂英一进宫中便万事皆顺了。

    可她没想到嘉安帝连一半片刻都等不了,即刻就令黄一兴取药!

    “他要杀我?”

    她脸庞扭曲,今日黎媪所说的这番话,对她的打击简直比当年的容三娘争了她的宠还要令容妃意外。

    仿佛她并没有想到,嘉安帝会对她下如此杀手。

    黎媪低垂下头,容妃却又忍不住笑出了声来:

    “只怕皇上不能如愿以偿了!”

    她先是大怒,随即又大笑。黎媪跪在地上,愣愣抬头去看她的脸,那头容妃一把扯下了自己头上戴的首饰,目光转到了一旁的抱言身上。

    “为我更衣梳妆,只要拖得一时片刻,七郎随即入宫。”

    抱言跟随容妃身边多年,深知容妃为人,此时看她目光,便骇得浑身发凉。

    抱语低垂着头,死死咬着嘴唇不敢发出声来,唯恐一说话,容妃的目光就落到自己身上了。

    “我知道上明罪孽深重,犯下这大罪,我爱皇上甚深,又因兄弟之乱,无颜面对皇上,服毒自尽,以发遮面。”容妃说这话时,目光是盯着一旁抱言看的。

    她的嘴角带笑,眼里却带着寒意。

    而黎媪之前所担忧的黄一兴取了鸠毒,并没有直直的朝承香殿而来,而是转了个弯,转向了蓬莱阁。

    蓬莱阁里,早早有侍人先提前传了旨意,穿了一身宫装的崔贵妃跪在蓬莱阁大门口,瘦弱的身形撑不住身上那身装束。

    黄一兴过来时,有些同情的看了她一眼。

    她已经病了一段时间,眉眼间仍带病容。

    此时的秦王、秦王妃俱不在宫里,九皇子燕骥年纪不小,已经早就出宫,她身侧只有宫人内侍服侍着。

    “娘娘,皇上令老奴前来……”

    黄一兴小声的开口,他身后跟了程济,低垂着头,两个小内侍捧着托盘,站在他的身后,身体直抖。

    一盘中放着一个瓷瓶,一盘中却似放了一张折叠的纸,不知内里写了什么。

    静姑一看到这样的情景,惊得魂飞天外。

    宫里的人都知道皇上赏了这瓷瓶,里面装的绝对不是琼浆玉液的。

    她骇得面无人色,爬了几步向前,拼命的叩头:

    “一切都是奴婢所为,一切都是奴婢所为。”

    她还以为崔贵妃做了什么事,引得皇上震怒,此时不管不顾,先将罪责揽到自己身上,一个起身就想往一旁的柱子上撞过去。

    ‘嘭’的一声重响,静姑撞在朱色雕花柱上,直撞得眼前发昏,她却又要再往上撞,黄一兴醒悟过神:

    “拉住她。”

    几个内侍、宫人回过神来,迅速将静姑拉住。

    静姑拼命的挣扎:

    “你们要做什么?所有罪孽,皆是奴婢一人所为,与娘娘无关。”

    “你这又是何必呢?”

    黄一兴摇了摇头,叹了口气。

    静姑额头顿时肿起鸡蛋大小的疙瘩,皮已经红肿,再撞几下,哪怕是会头破血流。

    她下力极狠,显然是存了死志的。

    可是她不明白,嘉安帝要的并不是她静姑的命,而是想要崔贵妃的命。

    黄一兴猜测,怕是嘉安帝有意在为将来的秦王铺路,清他身侧。

    “静姑,不必再说了。”

    崔贵妃之前看到这瓷瓶时,也是眼前发黑,手直发抖。

    此时回过神来,她深呼了两口气,便颤声道:

    “我心中有数。”

    “娘娘。”黄一兴看了她一眼,“皇上自不会薄待于您的,您陪伴皇上身边多年,皇上心中都是有数的。”

    他招了招手,令身后侍人上前。

    看到这一幕,崔贵妃身后的清容、杨复珍等人面色俱变,不由自主的轻声缀泣。

    静姑更是撕心裂肺的喊:

    “皇上,皇上,皇上饶命啊,这是要干什么?”

    今日之时,仍是好端端的,崔贵妃最近养在蓬莱阁,足不出宫门半步,既未犯错,又未触了皇帝逆鳞,怎么嘉安帝就突然降了这样一道旨意呢?

    崔贵妃自小由她一手奶大,自己又随贵妃一路从青河前往洛阳,大半辈子几乎都守在贵妃身侧。

    此时崔贵妃要被赐死,静姑只如被人剜心割肝一般,痛不欲生,神态癫狂。

    一时之间,制她的两个侍人几乎要捉她不住。

    崔贵妃身体直抖,黄一兴看了她一眼,叹了口气:

    “娘娘,皇上有话,都在这旨中了。”

    他所指的,也不知是‘旨’,还是‘纸’。

    “皇上曾有交待,您可以自行选择,并非一定要饶了这酒。”

    静姑听了这话,愣了一下,崔贵妃也抬起了头来,蓬莱阁中众人俱都是不敢置信,呆呆的望着黄一兴看。

    黄一兴肯定的点头:

    “皇上说了,您可以自行选择。”他说完,示意侍人端了那张放了宣纸的托盘上前。(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