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五百七十四章 因果

莞尔wrCtrl+D 收藏本站

    不到一刻钟,沉重的城门被缓缓拉了开来,陆长元不顾众人阻挠,执意率先冲出城外。

    侍卫们将马尸搬开,露出了下方被压得惨不忍睹的尸体来。

    陆长元手不住发抖,看着那瞪大了眼睛,死不瞑目的孩子,他嘴里塞了一团布帛,兴许是这个原因,之前他喊叫不出声来。

    他被人反缚着双手,脖子有几支长箭穿过,几乎将他整个首级都要撕离身体了。

    “陆大人。”

    众人看他这副古怪的模样,有缇骑显然也发现了孩子口中的布帛,伸手要去取,陆长元喝斥道:

    “我来。”

    他深呼了一口气,将这巾帛取了出来展开。

    上面写了些字:嘉安八年六月十九酉时五刻,陆怀陈死于陆长元之手,年……

    后面的字被孩子口中的血迹与唾沫混合晕染,已经看不大真切了。

    只是光是这些字,已经足以使陆长元痛苦至死,恨不能取刀剖腹自尽了。

    这一刻他想起了陆家,想起了先前早年逝世之时,拉着自己的手,殷切交待他要好好照顾两个弟弟,尤其是陆杨殊,以报当年晋王杨元德知遇之恩的话。

    可是到了如今,他干了什么?

    帛书上所写的:死于陆长元之手,几个字看得陆长元目眦俱裂,此时双腿发抖,一时间只觉得万念俱灰,脑海之中都是一片空白。

    他整个人仿佛魔怔了一般,喉间发出‘咯咯’的声响,就要往一旁倒。

    陆长元自小熟读圣贤书,心志、毅力都非常人可及的。

    但这会儿受打击过重,一时间心中不敢接受,若陆怀陈死于燕追手中,他自然恨燕追入骨,誓要荡平秦王府,以为陆怀陈报仇。

    可是陆怀陈若是死在他的手中呢?

    他自来不信鬼神,不求苍天,可此时也禁不住会想,这是否一场噩梦,他祈求老天爷诸天神佛只是与他开了个玩笑,这孩子并非陆怀陈,只是秦王寻来,乱他心志的人罢了。

    “不可能,不,不可能……”

    陆长元如见了鬼一般,重重的将手中的帛布撕裂了。

    他神态状若癫狂,吓了周围几个侍从一跳。

    众人回过神来,连忙要想劝他,他却发了疯似的喊:

    “背后装神武鬼,出来,出来!”

    “陆大人……”

    几个缇骑看他神情不对,连忙想要来拉他,他却拼命的挣扎:

    “燕追,竖子数次欺我……”

    安喜门前中郎将周忠留下的侍从,听了这话神色木然,眼中露出警惕敌对之色。

    他们仍是忠于嘉安帝,此时陆长元却嘴里对秦王大不敬。

    不少人相互对视,眼中露出警惕之色,与大理寺缇骑相互有些提防之时,却听一阵阵‘轰隆’的马蹄声响起,好似有大队人马在陆长元高声呼喊之后,朝这边冲来。

    大理寺中的人一见这方情景,转了头去看,夜幕之下,黑压压的队伍朝这边疾冲而来。

    当下一群缇骑吓得面容大变,有人声音嘶哑要往城中躲闪:

    “快关城门,快关城门!”

    可那城门重逾千斤,开时尚不容易,一时之间要想关闭,又哪是那么容易的?

    眼见那群人如挟雷霆万钧之势朝这边冲来,若再不躲闪,等下马群之中,怕是会被踩得粉身碎骨的。

    有人壮了胆子来拖陆长元:

    “大人快躲。”

    此时再关城门已经来不及了。

    城楼之上持弓的士兵看到这一幕,吓得肝胆俱裂。

    之前一波箭矢已经在对付先驶来的马车时用掉,此时哪怕就是再搭弓上箭,城门之上才不过数百余人,城门未关。

    冲进城的人不止两千,到时若惹怒了这些士兵,怕是这些人进城之后,城楼之上的人一个都逃不脱性命的。

    想到此处,不少人都不敢再擅自动手了。

    骁骑之中,穿了青袍,外罩锁子甲的燕追手举令牌,在众人拥护下直朝城门冲来。

    前方的骁骑大喊:

    “秦王回来,有谁敢挡。”

    如此一来,自然更是无人再敢阻拦,安喜门前守门的侍卫甚至见到令牌将城门拉得更开。

    退让到一旁的缇骑面无人色,此时本应该远在幽州的秦王突然领大批骑兵归来。

    他们不由想起了大理寺卿段正瑀,想起了如今正在宫中起事的容涂英,想起了自己今日干的事,登时各个浑身抖得如同筛糠一般,跪了下来。

    人群里,陆长元如丢了魂魄,他还在浑身发抖。

    听到秦王名号之后,他本能的抬起头去看。

    确实是秦王,他坐在高高的马匹之上,看也没有看自己一眼。

    陆长元心里涌出一股怨恨来,牙齿咬得‘咯咯’作响,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双手,突然撕心裂肺的大喊:“我要杀了你,杀了你……”

    这回不再需要燕追下令,守门的侍从俱都将他拿住。

    姚释骑了马,在骁骑守护下,走在后头,他低头看了一眼被人压制到地上,双眼通红,正拼命挣扎的陆长元。

    当日这位大理寺中极得段正瑀信任的读书人此时狼狈不堪,泥水溅了他一脸,他身上再不见以往的傲气与冷然,反倒又哭又恨。

    “陆大人,这就是因果。”他缓缓的开口,马儿在经过陆长元身侧时,小声的叹道:

    “给过你机会了,只怪你被仇恨蒙住了双眼。”一心想杀燕追为陆怀陈报仇,哪知这仇恨最终燃到了他自己身上,使他自食恶果。

    急于想要杀死燕追,却心急之下,甚至没有等待那陆怀陈的马车停靠在城门前,便令人放箭了。

    他一心一意想为陆杨殊报仇而入仕,又因为入仕之后,当日居心不良的缘故,打了傅明华主意而开罪秦王府。

    最终加入容涂英一党,在容涂英示意下弹劾燕追,而惨遭秦王府报复。

    陆怀陈落入燕追之手,他一步错则步步错。

    又何必去求什么姚焕致来求情,机会都摆到他面前了,只是仇恨蒙住了他的双眼,他却没能珍惜,反倒亲手将陆怀陈下令射死。

    一步错,步步错。

    因果报应,冥冥之中,自有安排。(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