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五百七十五章 报应

莞尔wrCtrl+D 收藏本站

    燕追进城,直奔离安喜门最近的东面徽安门,并且兵分两路,另一路则西面城门疾奔。

    他性情谨慎,早在三处城门各伏兵八千余人,自己领一路人马,与姚释接应上后,由北面安喜门破城而入,其后两兵赶往东、西两侧城门,由里而往外逼压,很快将原本占领了东面徽安门的领军卫等全部捉拿捉镇压。

    东门被逼打开,大量骁骑冲了进来。

    南城门处,顾饶之领了人马,与薛晋荣联合将刘政知堵在南门处,一时僵持,双方谁也不肯服输。

    直到秦王领人将东、西两侧城门攻破,大量骁骑冲入宫中,五千当日燕追自幽州领回的精锐将燕追围在两侧,大路人马围住宫中各处,轻而易举便将容府私兵及守在城门外的金吾卫包围其中。

    宣徽殿内,宫门紧锁,守在宫中的内侍及余下保护嘉安帝的左右豹骑秉息凝神,守在嘉安帝身侧,各个神情紧张,牢牢守护在嘉安帝左右两侧。

    诺大的皇宫一瞬间鸦雀无声。

    头顶雨水‘淅淅沥沥’的落在屋顶上,殿内烛火不时摇晃几下,将殿中众人脸上打上厚重的阴影。

    每个人眉宇间都带着凝重之色,杜玄臻等人强撑着一口气,心弦崩得极紧。

    皇帝不时咳上两声,每咳一下,夹杂着他翻阅奏折时的‘沙沙’声响,在这寂静的宫中便显得尤其的突兀、刺耳。

    杜玄臻几人年纪已经不小,又早早的被嘉安帝召进了宫里,此时进宫一整日时间,呆到现在,为了不致失礼于帝王面前,几人一天时间滴水未尽,此时全凭一股毅力坚持。

    在这样危急重重的时刻,杜玄臻竟也好似感觉不到腹中饥渴一般。

    只听着传令的侍人不时飞奔跑回,报告着容府私兵及金吾卫造反之事。

    宫中禁军有多少人在,嘉安帝心中如明镜一般。

    这些人手,不是容涂英精心布置下的敌手。

    他眼中闪过一丝兴奋之色,原本惨白的脸颊也浮出两抹潮红。

    今日一个不好,他极有可能会命丧于此地,可他的三郎此时极有可能就在洛阳城外,等着冲进城中,乱臣贼子,终究不得昌盛。

    若能以自己之死,将容府及一干逆臣一起带入地府,将这些大小世族以谋逆之罪名正言顺的斩首,便能将笼罩在大唐河山之上的阴霾一举拂去!

    燕追自小文武并重,处理政事也并不生涩。

    没有了这些小世族的威胁,只剩下四姓,留下除去了大部份威胁的大唐,依燕追的才能,只要他不急于求成,不溺于享乐,终有一日,会开创出大唐盛世!

    而後宫之中,嘉安帝亦再无牵挂。

    若他逃不出容涂英之手,燕追进城之后,自然不会放过容家一干人等。

    容妃失去家族庇护,儿子燕信又因容涂英谋反,燕追不会让他活着。

    失去儿子与容家,容妃生不如死。

    至于贵妃崔氏,她生于青河,出生于世族之中。

    世族之害,大于一切。

    嘉安帝从幼时,便牢牢记得先帝曾说过的这一句话。

    崔贵妃因为出身青河崔氏,入宫之后进位四夫人之首,生了燕追而使嘉安帝心中欢喜。

    可她姓崔,一开始嘉安帝便存了要废她的心。

    青河的崔家不能出一个未来皇帝亲生之母的太后。崔家若因为崔贵妃在生,必会在利益驱使之下,如今现今的容府一般,大量入仕,进而插手朝政。

    皇帝能相信自己一手带出来的儿子,相信他不会因为崔贵妃而感情用事。

    但当日太后哪怕心灰意冷,却独有一句话说得极对。

    他是冷酷无情,连当日太后中容妃之毒亦能隐忍于心不发,而使母亲伤心。

    当时的嘉安帝虽能坚持己见,以大事为重,但太后临去之时,他无论再是如何冷静,可也是一个儿子。

    那时的皇帝哪怕为了铲除容家而隐忍,可心里不是没有半丝动容的。

    他也是人,也会有七情六欲,只是较常人能忍。

    正是因为他曾经历过这一切,所以他并不忍心将来的燕追也与他一般,陷入这样艰难的选择里。

    既如此,倒不如趁他在生之时,将这些麻烦一举清除。

    宫中静得落针可闻,外间传来阵阵脚步声,还夹杂着‘滴滴答答’的滴水声。

    一股血腥气顺着门缝钻进殿内,让一整天粒米未尽的殿中众人闻着险些忍不住干呕几声。

    “臣,容涂英求见皇上。”

    殿外容涂英温声的求见,他的身后张巡等人提着染血的刀,刀身上还沾了血迹,刃口都被砍卷,此时那些血顺着刀身往下滴落,不时滴到地上,发出轻轻的‘嗒’的一声。

    他好似往常拜见嘉安帝一般,仿佛今夜与平时并没有两样。

    只是他语气虽然恭敬,却并没有像平时那般下跪。

    他的脸上甚至还带着几分讥讽的笑意,好似提起这宣徽殿中的主人时,夹杂了几分轻蔑之色。

    “大胆容涂英,朕不召你而入宫,你究竟意欲为何?”

    殿内嘉安帝勾了勾嘴角,脸上却作出怒火中烧之色。

    殿中几人神色各异,张说是惴惴不安,惶惶不得平静,杜玄臻则是经历过两朝三代,见过不少大风大浪,此时倒是坐得极稳。

    唯有高辅阳,在听到容涂英声音响起的那一刹那,眼睛亮了亮,失态的站起了身来。

    “皇上,臣听说宫中混入忠信郡王府的人,臣只是一心想要护驾,还望皇上恕臣失仪,先将宫门打开,使臣清君侧,保您安危。”

    容涂英扬了扬嘴角,接着又道:

    “除此之外,臣还有本要奏。”

    他一面说着,一面向旁边的张巡等人打了个眼色,几人悄无声息将宫殿牢牢包围住。

    殿中有些守备,但人数并不多,绝对不是门外这一千多人马之敌。

    宫外形式已落入容涂英掌控之中,今日的嘉安帝就是插翅也难飞。

    他仿佛已经看到自己将来呼风唤雨,执掌朝政时的情景,心情很好,哪怕淋了些雨,仪容并不如以往得体,但这丝毫没有影响了容涂英的好心情。(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