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五百七十九章 天理

莞尔wrCtrl+D 收藏本站

    静姑边哭边喊,被她搂在怀中的崔贵妃顿了一顿,眼珠转了转,嘴唇也跟着直抖。

    好半晌眼中泪珠滚落了下来,静姑却仍沉浸在悲痛中,并没有注意到她的变故。

    “兴许,只是因为我姓崔,出身青河。”

    皇权与世族不两立,皇上要赐死她的原因,容妃恐怕还觉得十分好笑,可是崔贵妃心中却是很清楚。

    “娘娘?”

    静姑有些欢喜的跪了下来,手扶了她的腿,惊喜的望着她看。

    清容等人也跪了一地,崔贵妃看看这个,又望望那个。

    “黄一兴呢?”

    她问了一声,静姑仿佛想到了什么,慌忙握住了她的手,拼命摇头:

    “不……皇上不上允您选择了吗?”

    崔贵妃给她的回答,却是将静姑紧握着她手的手指,一根一根的分了开来,动作虽然温柔,神情却带着坚定之色。

    “你知道,这几句话是什么意思吗?”

    她念了这几句话已经半日,早就倒背如流。

    此时背了一遍,静姑心乱如麻,摇头的动作使她大颗大颗涌出眼眶的泪水似雨水般飞溅:

    “奴婢不知,但是奴婢知道,您还没有等到王爷,没有看到秦王妃,没有见到她腹中的骨肉,那是您的长孙……也没有看到九皇子封王娶妻……”

    “王爷?”崔贵妃幽幽的开口,“恐怕王爷,此时应该已回洛阳了吧。”

    有些事情,不是她猜不到,也不是她太蠢笨。

    若她真的并不聪明,当初崔家的人也不会送她入宫。

    只是许多的事情她并不敢去想,并不敢去问,皇帝已经十分忌惮崔家,她若太过耀眼,抢了儿子光芒,必会使燕追一事无成,比现在更艰难十倍。

    “容顾声恐怕是死在了元娘手中,皇上这句话,是指容家定会报此仇吧?”

    她颤声开口,哪怕嘉安帝不报仇,依容家人的性格,既然已经有意谋反,又如何还会再使傅明华活着?

    所以‘护国寺中’,是嘉安帝在提醒她,傅明华恐怕有难。

    赐她毒酒,又偏偏又向她透露了这个消息,她困在深宫,无能为力,可是若燕追就在洛阳,那就不一定了。

    嘉安帝向她透露了这样一个消息,又会不会向燕追透露呢?

    他不会。

    他是在等着崔贵妃做出选择。

    若她选择告知燕追这桩事,那么燕追必定会救傅明华,如黄一兴之前所传的旨意所说,那么她要想救傅明华的命,自己就得饮酒。

    可她要是选择隐瞒此事,看到燕追时一言不发,燕追才将回洛阳,不一定会知晓傅明华就在护国寺,到时若容家想要除她,那她就有危险的。

    说还是不说?

    她心中其实早就已经有决定了。

    燕追来到蓬莱阁时,崔贵妃早早得到消息,就让静姑避进了侧殿,甚至让端了托盘的程济等人也躲了,独有黄一兴有皇命在身,依旧站在殿外。

    “母亲。”

    他内里穿着已经半湿的青袍,外罩胄甲,大步进了殿来。

    崔贵妃看着他,心痛难当。

    这是她的儿子,是她十月怀胎所生下来,寄托了她希望,令她骄傲又牵挂。

    他脸颊带着胡渣子,好像更瘦了些,只是一双目光却越发显得冷静。

    他容貌肖似崔贵妃,可是性格更似嘉安帝,那眼神已经隐隐带着威压,让人不敢直视。

    “回来了,回来就好。”

    崔贵妃忍了又忍,笑着看燕追跪了下来向她请安,她温声问道:

    “皇上那边如何了?可见了你?”

    她的眼中带着对儿子的隐忍的牵挂,神情温柔,却半点儿不见之前的慌乱不安,好似并没有黄一兴奉命来给她送酒似的。

    “见过了。”燕追点了点头,想起外间看到的黄一兴,眉头皱了皱。

    儿子是自己生的,崔贵妃自然知道他心思有多深沉,他怕是有些怀疑什么。

    崔贵妃似劫后余生一般,叹了口气:

    “我近来病得很重,好几回都怕见不着你了。”

    她絮絮叨叨的,燕追安静的听她说话:“哪知天可怜见,让我多活几日,能见到我追儿回来,我已是心满意足。”

    “不会。”燕追摇了摇头,转头看了一眼外间,黄一兴还在那头,他眯了眼睛,问道:

    “黄一兴来干什么?”

    他没有转过头来,所以没看到自己在问出这话时,崔贵妃的身体重重的抖了一抖:

    “之前容涂英叛乱,他是奉皇上之命过来的。”崔贵妃说到此处,皱眉问道:

    “元娘此时不在洛阳之中。”

    “我知道,在护国寺,皇上已经说过了。”燕追一听到傅明华的名字,便转过了头来,这下眉眼间的冰雪都似融了开来,眼中闪着愉悦之色:

    “我晚些时候就去接她。”他按捺不住此时的好心情,难得多说了两句话:“此时洛阳并不安全。”

    容涂英的爪牙尚未完全拨除,容家的人也没被逮住下狱,此时兵慌马乱,她挺着大肚子,洛阳并不是适宜她居住之所。

    尤其是容涂英,定是恨自己入骨,所以傅明华在护国寺是最安全的。

    她身边有朱宜春保护,哪怕此时燕追恨不能即刻便见到她,但也知道事情轻重缓急,强忍下了那分冲动。

    “不。”崔贵妃摇了摇头,深呼了一口气,闭紧了双眼,忍住眼眶中的酸涩:

    “你现在就去寻她,容妃之前来过,她杀了容涂英的儿子,容家已经派人前往护国寺了,她怀着身孕,是双身子的人,追儿,她不能有意外的。”

    崔贵妃的声音有些颤抖,燕追一下便站起了身来,失声的问:

    “什么?”

    “容妃说,派往护国寺的人,一早便已经出城了。”

    崔贵妃睁开了眼,大声的说:

    “她腹中有你的骨肉,追儿,元娘不能出事的!”

    燕追想也不想,转身便走:

    “我回来之后再与您细说。”

    侧殿之中,静姑浑身哆嗦。

    她与崔贵妃主仆多年,又怎么不知道崔贵妃令她躲在侧殿是什么意思呢?

    她知道崔贵妃心中的艰难与挣扎,可是恰因为知道,静姑才会死死的咬着自己的手,泪流满面,却不发出半丝声音来。(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