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五百八十一章 报应

莞尔wrCtrl+D 收藏本站

    “我逼人母,人亦以我儿来逼我。”当日崔贵妃为了儿子,使谢氏做了抛弃傅明华的选择,如今天理循环,报应不爽,也终有一天,嘉安帝将同样的选择摆在她的面前。

    “这是,我欠元娘的……”

    她脸颊抽搐了一下,语气逐渐有些颤抖,脸上现出强忍的痛苦之色,再说话时,也是断断续续的。

    “每当,每当她越聪明……”

    “娘娘,您歇一会儿,歇一会儿。”

    静姑颤巍着起身,将她抱进怀里,眼泪止不住的流:

    “您不要再说话了……”

    “……她越聪明,我,我就,就越……难受……”崔贵妃仿佛没有听到静姑所说的话,有些吃力的仰头要去看她,眼神中带着慌乱之色:

    “你说,你,你,说……元娘她,原谅,原谅我了没有?”

    “一定是原谅了,一定是原谅了,真的原谅了。”静姑迭声的回,崔贵妃却像是没有听到她说的话,还在喃喃的问:

    “她,她,原谅我了没,没有……”

    静姑将她抱得极紧,点头间泪珠飞溅:

    “原谅了,原谅了……”

    “可惜没有……”

    她也不知是在‘可惜’什么,余下的话声音越来越轻。

    这鸠毒毒性极其霸道猛烈,静姑哭了一阵,低头看了她一眼。

    崔贵妃闭着眼,好似睡着了。

    静姑突然撕心裂肺的惨叫,清容等人哭得又更大声了。

    “皇后娘娘殡天了。”

    黄一兴看了一眼,上前探了探鼻息,突然大声的喊。

    鸠毒之酒一饮,脑浆即很快迸裂而亡。

    静姑抱着崔贵妃,轻轻的摇晃:

    “献岁发,吾将行。春山茂,春日明。园中鸟,多嘉声。梅始发,柳,柳始青……您幼时,奴婢最爱唱……”她没有唱完,埋在崔贵妃身上便痛哭失声。

    清容等人看到这一幕,越发哭得大声了。

    宣徽殿里,嘉安帝侧躺在榻前,杜玄臻正跪在榻边。

    之前杜玄臻险些死于兵祸之中,容涂英此人狠辣,临走之时还想下令,使人杀他。

    不过杜玄臻任中书令多年,威望极深,当时那样的情况下,容涂英自己见有追兵到来,都匆忙逃窜,侍卫自然在面对杜玄臻时,更是心中先怵了几分。

    他一番恐吓,最终那几个侍卫也没敢杀人,提了兵刃便匆匆追赶容涂英等人,以致让他与张说都捡回一条性命。

    黄一兴办完了差事回来,皇帝看了他一眼,露出一个若隐似无的笑意来。

    “蜀王信,朕之逆子,幼儿资质平庸,恩遇极于崇重,然恃朕宠而生骄,不思圣哲之诫,自构骄僭之咎;惑谗谀之言,信离间之说。争结朝士,竞引凶人,使朝中文武官员,为其所用。亲戚之内,结为朋党,朕怜其年幼,数次规导,惜孽性难以更改,将其废黜。”

    他喘着气,每说一个字,便顿上片刻。

    杜玄臻亲自拿笔,动手正在草拟圣旨。

    黄一兴心中骇然,看皇帝惨白的脸色,怕是他已经在交待后事,及封储君之子。

    他亦是跪在一旁,默不出声。

    “秦王追,乃朕之爱子,实所钟心,幼时聪慧,天纵神武,智韫机深……”

    每说一个字,嘉安帝便要顿上片刻,“……为朕分忧,平简氏之乱,定吐蕃之扰,攘突厥,平外族之祸。今救朕于水火之中,一举扫平容氏之乱,除朕心腹大患,伐暴除凶,朝野上下,无不臣服。今立秦王追为皇太子,所思备礼,以时册授。公卿百官……”

    “四方岳牧及长史……”

    他捂着胸,嘴里发出急促的喘息,杜玄臻停下动作,有些担忧的看他:“皇上,不若歇息片刻。”

    “下至士民,宜悉祇奉,以称朕意。”

    杜玄臻便唯有再提笔,将旨意记下了。

    “拟好诏书之后,朕再看。”嘉安帝挥了挥手,目光转向一旁的黄一兴,黄一兴便道:

    “大家,皇后娘娘殡天了。”

    尚未离开紫宸宫的杜玄臻一听这话,便垂下了眼眸。

    “三郎离开了吧?”

    嘉安帝问了一句,黄一兴便点了点头。

    崔贵妃不知与燕追说了什么话,导致燕追才将回来,便又匆匆离开。

    “此次谋逆,容家其罪当诛。”嘉安帝说完了正事,又提及此次谋反的容家,强打精神:“容涂英结朋党,以犯上作乱,令俞昭成、顾胜之、周茂……”

    他一连点了一大串的人名,“即刻捉拿容氏一族,金吾卫大将军张巡、大理寺卿段正瑀、洛阳太守顾饶之、定国公薛晋荣……”

    此时皇帝每点一个名字,黄一兴的心中便要抖上一抖。

    嘉安帝这是准备秋后算账,今日一夜之后,可想而知,明日洛阳城头,不知得高挂多少人的头颅。

    而此时的容府之中,众人已经慌成了一团。

    容涂英自东面望仙门出来,逃回容府。

    容府之中,容大老爷等人已经乱成了一团。他们原本打算好的容涂英成事之后的种种美好,此时皆成了虚幻。

    随着秦王燕追进入洛阳,容家的打算自然也是落了空。

    此时容涂英如丧家之犬一般逃回容府,一干人等自然便更慌了。

    下人去备马匹,收拾细软等物。

    主宅之中,张巡等人在外盯着,容涂英神情阴沉,嘴唇紧抿,眼中带着骇人的冷色。

    今夜的事情怎么失败的,秦王怎么突然进城,他都还没有想通。

    “秦王是从何处入城的?”

    此时他来不及去追究燕追几时到了洛阳城外之事,唯独问起此事在哪里出了纰漏。

    容大老爷双肩下垮,屋中众人几乎都低垂着头,一时间没有哪个敢开口说话。

    半晌容涂英忍耐不住,重重的拍了一掌桌面,厉声喝斥:

    “说!”

    不少人因为他突如其来的脾气,身体直抖。

    好一阵之后,苏颖才抬起头来,眼带绝望之色:

    “似是从北面安喜门而入。”

    “安喜门是何人把守?”

    容涂英此时如同一只凶狠的困兽,双眼通红,恶狠狠的目光从众人身上掠过。

    听到‘安喜门’几个字,大理寺卿段正瑀喉结滑动,脸上重重一抽,才深呼了一口气:

    “是我的人,是陆长元。”

    第一更~

    这一章是24号的第一更……

    这是24号的第一更!!!(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