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五百八十五章 如此

莞尔wrCtrl+D 收藏本站

    额角沁出密密实实的汗珠,汇聚到一起落进她的眼中,刺得云阳郡主眼泪更是流得急些了:

    “你要金银珠宝,我可以给你,高官厚位,你不是想进十六卫吗?我求我母亲帮忙,求求你放开我……”

    此时的云阳郡主再不见丝毫的骄傲之色,因为她能感觉到,郭翰在摸刀。

    他手上握了一柄寒光闪闪的刀,捉她头发的手一松,她感觉原本紧绷发疼的头皮刚刚一缓,那胳膊已经绕到她脸前,将她脸压住,抬起来了。

    这样的动作让云阳郡主的脖子拉长,细雨漂落在她脖子上,吓得她直发疯。

    她身高不如郭翰,矮了他一大截,整个人都因为他的动作而被抬了起来。

    燕玮蹬着一双腿,拼命的挣扎,吓得涕泪直流。

    “金银珠宝?不,我不想要了。”郭翰咧着嘴直笑,有些瞧不起眼前云阳郡主这模样,想当初容妃居心不良,欺人太甚,想让他尚主,想将郭家场绑进容家,想使自己成为云阳郡主的护身符,他的母亲安阳郡主在知道消息的一刹那,便昏死了过去。

    自那以后,数次想起便啼哭不止,眼睛都差点儿哭瞎了。

    那时的云阳郡主数次在外胡说八道,话中对郭家多有鄙夷,瞧不起他,在下了圣旨的情况下与人私通,还身怀孽种,丢尽了郭家的脸,对他多番羞辱。

    他的祖父郭九忠当年用命拼博,才为郭家挣回的那些富贵,最终才有如今的酉阳王府。

    这是郭家两代人,以命换来的。

    他的父亲镇守辽阳,那里一到冬日,便是银装铺裹,满天地都是雪,容妃不知道郭家过的是什么样的苦日子。

    那时郭英为了不使容家阴谋诡计还呈,还曾想过要自交权柄,从此回家颐养天年。

    “我什么都不缺,我以前缺的,是与你撇清干系。”他斯条慢理将刀拿了过来,随着他的动作,刀锋在夜色下闪烁着令人胆寒的光泽。

    “我曾发誓,谁若助我,谁就是我的主子。”

    是秦王帮助了他。

    而他如今缺的,只是想随秦王脚步,将容氏一族赶尽杀绝,将云阳郡主及容妃等尽数除去,以保秦王地位稳固。

    “不要杀我,不要杀我,我知道一个秘密……”云阳郡主双手紧紧的攀着他的胳膊,可无论她如何挣扎,却丝毫不能撼动郭翰的手臂。

    此时她心里说不出的荒谬感觉来,昔日她瞧不上郭翰,哪知会惹上这么一个煞星。

    “我知道一个秘密,我舅舅被困容家,但是容家有条通道,直通城外,就在,就在……你放了我,我愿说出来,求你饶命。”

    燕玮放声大哭,郭翰却不为所动,拿刀一抹她脖子。

    ‘嗤拉’一声,温热的鲜血飙溅了出来,云阳郡主本能的伸手要去捂脖子,只是郭翰下手极重,且又干净利落,一刀割完,将人往地上一扔,看她如同一条垂死挣扎的鱼,张大了嘴,眼中露出痛楚恐惧之色,这才将脸别开,一面朝自己的马匹跑去,高声喊道:

    “容贼要逃,即刻传令俞大将军,其余人随我前来,召齐人手,将洛阳城门全部守死,绝对不能让这老贼逃离!”

    “是!”

    众将齐齐高呼一声,郭翰翻身上马,郡主府的人被拿的拿,捉的捉,一概全交由左骁卫暂且逼退回郡主府里。

    一队黑甲骑迅速骑马离开,地上云阳郡主还没有完全咽气。

    她知道自己活不成了。

    弥留之际,她原本以为早就已经遗忘了的丈夫面容却又清晰的记在了脑海里,一会儿看着她冷笑,一会儿向她招手。

    简叔玉才将死的那一阵,她被迫弃了腹中的胎儿,对容妃恨之入骨,又哪容她为自己做主,使自己再嫁呢?

    所以当时她恨死了郭家,数次当众羞辱郭翰,她一直无法无天,容妃好几回说她不知死活,她还以为自己真的并不怕死,可是当死亡第一次离她这样近的时候,她却躺在地上,极力挣扎着,想求谁来救救她。

    容府之中,张巡咬紧了牙关,不敢再负隅顽抗,而是令人打开了府门。

    他手下士兵不少人低声抽泣,想到被捉之后的下场,不少人眼中露出绝望之色。

    俞昭成的人马进府时,张巡手里的武器‘哐铛’一声落到了地上,他迅速被人按制住,他知道自己这一回怕是不得活了,温柔乡,英雄冢。

    “俞昭成你不用防我了。”

    他看着俞昭成的人马四处搜寻,防备有加的样子,脸被按压在脸上,几乎被按得变了形:

    “屋里我没有埋伏人手,我被容涂英阴了。”

    容家的人全部消失不见,他已经令人寻过,独在青园寻到了一个死士,还有两个险些死于刀下的郭播及善正二人及一些吓破了胆的下人等。

    “我被容贼害了!”

    他大声的喊,眼睛通红。

    容涂英此时不见,证明容府之中必有地道,容涂英此人老奸巨滑,自己对他忠心耿耿,这老贼竟然瞒着这一条地道,从没有与自己知会过一声,反倒他自个儿金蝉脱壳,留自己在此地当替死鬼。

    若不是张巡本身也十分谨慎,时常派人进主宅去看,怕是一时半会儿还真的发现不了容涂英已经消失。

    张巡也想通了,容涂英既不仁,他也不义,拼着这条命不要,也要让俞昭成等人早些时候将容涂英捉拿回来。

    郭播两人被推了上来,俞昭成看了这两人一眼,即刻令人搜府,又让人捉拿了丫环婆子前来拷问。

    这样一番折腾,怕是要费功夫。

    郭播与善正二人相互看了一眼,突然郭播开口道:

    “俞将军,我善占卜,观星像面术,容涂英此时已逃,若你信得过我,让我为你卜上一卦,看他此时逃往何方,如何?”

    俞昭成还未说话,地上被捆了起来的张巡突然道:

    “此人乃是郭正风后人郭播,通天文地理,知前世今生,容涂英有意杀他,他的话信得过!”(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