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五百八十八章 成王

莞尔wrCtrl+D 收藏本站

    霍让看了他一眼,显然知道他在担忧什么。

    这位昔日高高在上的大理寺卿,此时自身难保了,却还在担忧着扰了妻子美梦,霍让听了他这一番话,心中感触,叹了口气:

    “早知如此,何必当初。”

    段正瑀没有说话,只是哀求的盯着他看,半晌霍让一挥手:

    “皇上只是令我捉拿段大人,此时尚未连累你的妻儿等人,既然人已经捉到了,自然我该先回去向皇上覆命才是的。”

    他话音一落,段正瑀长舒了一口气,觉得眼睛灼热,仿佛眼泪就要喷薄欲出。

    今夜容涂英事败时他只是慌乱,担忧被抓之前只是惶恐,可此时他却几乎要忍不住那股泪意。

    被侍卫架着走了两步之后,他侧过头来,真诚的向霍让道谢:

    “大将军,多谢您了。”

    霍让微微一笑,侧开身体,吩咐了一声:

    “走!”

    段正瑀被人架着离开,厢房之中,穿了一身寝衣的范氏哭得如同泪人,死死捉着门板,自门缝看着丈夫被人拿走。

    地道之中,容氏一行人已经走了好一阵了。

    这条道挖得极深,并不宽绰,仅容三四人并排而过。

    容涂英狡诈,事先显然已经摸过这条地道,此时走得熟门熟路。

    也不知过了多久,众人都是走得汗流颊背。

    容涂英才有些欣喜道:

    “要到了。”

    他的声音在地底中来回传荡,显得瓮声瓮气的。

    今夜发生了这样的变态,众人都没什么心思开口,容涂英自己说完了这话,见众人无精打彩的,不由便道:

    “出了这条地道,我们便已出洛阳城,直达献安门外,到时出了城,皇帝就是想要捉我们,也是难了。”

    他脑海里不知为何,想起了凌晨之时,郭播为自己解梦所说的话,不由心中有些得意洋洋的。

    离开容府之时,亥时初左右,走了这样长时间,就算还不到子时,也是相去不远了。

    今日他起事时,虽然那会儿他胜券在握,但心中其实也是早做了准备的。

    这会儿张巡还不知有没有上当,若他上当了,金吾卫的人会替自己将俞昭成所领的骁卫挡住。

    若他没有上当,反倒是恼羞成怒之下将俞昭成等人放进府中,那么纵使俞昭成搜遍容府上下,除非将容家撅地三尺,否则短时之间,也不见得能找出下密道的入口。

    容府极大,等俞昭成找到入口,到时自己已然早出地道了。

    什么郭正风后人,推卜算命,不过江湖术士吹嘘之言罢了。

    他只要逃过了今日,出了洛阳,赶往西京之中,从此天大地大,皇帝要想抓自己也不是易事的。

    更何况他还向契丹借了两万兵马,也不是完全就没有再翻身余地了。

    他心中还在想着种种美事,前方容家的侍卫显然已经在地道边沿了。

    前方传来有人上了台阶的声响,一股夜风‘哗’的一下吹进地道中,众人之前走在地底,挤成一团,还嫌有些闷热,只是紧张的逃命时刻,感觉不出来罢了。

    这会儿被风一吹,不由打了个冷颤,侍卫们接连爬了出去。

    容涂英走在这群人之后,他还没有爬出地道,就听外间侍卫传来惊呼的声音:

    “这……”

    话音未落,便只听‘噗通’一声响,好似有什么东西被砍断,泼水的声音响了起来,一股血腥气传开,容涂英正觉得有些不妙,本能的想要缩身往后退时,一只手却从地道出口之上探了进来,伸手将他捉住了。

    容涂英这一惊实在是非同小可,他的心脏这一刻仿佛停止了跳动,那大手似钢铁所铸,紧握有力,捉紧了他便往外拖。

    无论他如何用力想往后蹬,却不能办到。

    后面的人又接二连三往外挤,仿佛变相的帮了外面拖他人的忙。

    这些人绝对不可能是他的侍卫,若是他的手下侍卫,是没有人敢如此大胆,伸手来拽他的。

    他毫无反抗之力的被人拖了出去,外间漆黑一片,夜风挟着细雨朝他迎面拂来。

    六月的风雨并不寒凉,可是这一刻容涂英却感觉说不出的寒意刺骨,他甚至双腿开始打起了哆嗦。

    他的面前,俞昭成冷冷望着他看,酉阳王府的嫡长孙,跟在秦王身侧的郭播此时掐制着他的手臂,将他如拽小鸡一般拽了出来,毫不在乎的扔到了地上。

    “看来我今日手气佳,一捉便捉到了。”

    郭播转头向俞昭成笑,俞昭成冷着脸,没有说话。

    只是地道中的容府人显然此时听听着外间郭播的声音,已经感觉不大对头了,一堆人都开始想要往后缩。

    “容大人,别来无恙啊?”

    郭播对俞昭成的冷脸并不在意,反倒笑着向这位面色惨白的昔日权臣打招呼。

    这位朝中口如蜜腹藏剑,曾权倾一时的朝臣,此时如同一只丧家之犬,坐在一干骁卫中间。

    他原本的心腹手下尽数死绝,尸体倒了一地,血洒了一圈。

    容涂英前一刻还在想着出城之后要往哪个方向逃,地道中时,他将来要如何复起,如何再重回势力巅峰他都想得一清二楚了。

    可他独独没有想过,为何郭播等人会守在这个地方,如守株待兔似的,一下就将自己抓住。

    他扯了扯嘴角,心中突然觉得匪夷所思,幽幽的叹了口气:

    “莫非是天意么?”

    他仰头望了一眼天空。

    今夜下着细雨,连月亮都被乌云遮了,更别说想见满天的星斗了。

    他向来不信天,不信鬼神之说,只信自己,信权势地位罢了。

    可此时他如此周详的计划,却仍被逮住,容涂英不由苦笑了两声,抬起手臂,捏了袖子压了压额角:

    “罢了罢了。”

    “容涂英,你犯上谋逆,谋大逆之罪,罪无可恕。”

    俞昭成坐在马上,冷冷望着他看。

    此时的容涂英伸手在摸袖口,仿佛在找什么东西似的。

    “你不必再挣扎了,今日我与郭播领军围你,你逃不掉的,容家的人也逃不掉。”

    俞昭成皱了皱眉,容涂英也索性放弃了要摸袖中帕子的打算,兴许是之前在走地道时,一时紧张,不知落到什么地方去了。(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