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五百九十四章 发作

莞尔wrCtrl+D 收藏本站

    几个侍从不要命的想往傅明华扑,后跟上来的九个骁骑连忙便要将其挡住,一面想护着傅明华往后退。

    这些人悍不畏死,骁骑又心有顾忌,怕伤了傅明华身体,一时间倒是奈何他们不得。

    而丫头之中,紫亘、银疏及碧蓝三人相互猜疑,谁也不肯信任着谁的。

    碧蓝将傅明华护在怀中,一脸紧张之色,顺手将头上银簪拨了下来,望着前方,仿佛有谁敢上前,她就要与人拼命的架势。

    银疏朝傅明华靠拢:

    “娘娘,娘娘,紫亘有问题……”

    她一只手拢在袖口中,似是握了什么东西。

    傅明华也握紧了自己手中的玉簪,不动声色的看了她一眼。

    到了这个时候,银疏还并不知道自己已经知晓,透露了自己行踪,背叛了自己的人就是她了。

    敌在明,她在暗,银疏想要向她动手。

    “今晚有人背叛了您,那绝对不是奴婢!”

    紫亘气得眼睛通红,也要向傅明华靠来,一面警惕的盯着银疏看。

    “若不是心虚,你这样大声做什么?”

    银疏反问了一声,不远处碧云急得上火,薛嬷嬷及余嬷嬷二人想要往这边冲来,却总是力不从心。

    大门前一下就被堵住了,这栋庄子里的下人好些面目不善。

    后头紫亘与银疏两人相互指责,碧蓝突然觉得谁都不敢相信,只是护着傅明华,看她捂了肚子,脸色发白的模样,心中又急又慌。

    “不要再吵了!”

    碧蓝大声的喝斥,傅明华觉得肚子有些坠胀,仿佛腹中的孩子挣扎着想要出来了。

    银疏想要向她挤来,碧蓝一个人倒还罢,带了个大腹便便的傅明华便难免感到有些力不从心了,她极力带着人想躲开银疏伸来的手,又想要将傅明华护住,整个人分身乏术,不一会儿便累得气喘吁吁了。

    外间传来一阵阵马蹄声,好似有人往这里来了。

    几人被堵在大门之内,瞧不太清楚外间的情景。

    银疏则是想起容涂英所吩咐的事,此时已经顾不得那样多了,手一伸出来,撞了紫亘一把,掌心里夹了一把匕首,就朝傅明华冲了过去。

    碧蓝环着傅明华,让她靠在自己身上,傅明华握紧了手中的玉簪,抬了起来正要刺她。

    后头骁骑也被推挤,撞得碧蓝身体站立不稳,后方的骁骑有人像是退了开来,碧蓝身体落空,直直的往后倒。

    傅明华还被她护在怀里,若是两人一起摔倒在地,前面银疏又向两人冲来,到时后果不堪设想。

    碧蓝这一惊非同小可,她一手去试图想将门板扣住,一面又极力想要托起傅明华的身体,对于举起了匕首的银疏自然没有还手之力。

    傅明华抬起握了玉簪的手,看到银疏探来的匕首,还没有将她格开,一只手掌突兀的伸了进来,一把便将这匕首握住。

    银疏原本以为自己要将得手了,匕首却遭人握住,刃口两侧割在皮肉中的感觉透过匕首传来,她有些惊恐的抬起头。

    一个高大的人影站在门口处,逆着光,看不清脸上的神色。

    下一刻银疏顾不得其他,另一只手腾了出来,同样握着一只匕首。

    那握紧了她匕首的男人反手一夺,似是不顾自己掌心上的伤,力道大得惊人,银疏本能的将手松开,那匕首落到了来人手中,他轻巧的将匕首在掌心里翻了一圈,抬手便朝她脸上划来。

    ‘滋啦’一声,锋利的刀尖从她左鼻翼往右斜上划开,力道大得甚至刀尖将她一只眼珠划破,银疏先是听到那股令人胆寒的刀尖刮在脸颊骨头上的声响传来,紧接着才是铺天盖地的剧痛。

    她眼前一黑,大量温热的鲜血从她脸上眼中涌出,她捂着脸凄厉的惨叫。

    那下手之人动作极快,将匕首一扔,双手将握了玉簪险些随碧蓝动作一起摔倒在地的傅明华搂进了怀中。

    “不要弄死了。”

    燕追抿着嘴唇,冲爬起身朝银疏扑去的紫亘吩咐:

    “我要将她皮活剥了!”

    他想到刚刚的一幕,此时仍心有余悸,傅明华在听到他声音的一刹那,倚在他怀里直抖。

    腹中隐隐作痛,现在不是两人说话的好时机,她抓紧了燕追胳膊上半湿的衣裳,咬着牙:

    “我可能快生了。”

    燕追一听这话,弯腰便将她抱了起来。

    外头情况已经得到控制,他折转回来之后,领来的人很快将容府一干死士制服。

    原本庄子上的下人大部份都被杀了,尸体扔在园中,此地火势渐大,那火烧了起来,夹杂着血腥气与桐油味儿还有烧得焦糊的味道混合在一起,让人闻之欲呕。

    傅明华只觉得肚腹一阵阵发紧,腹中孩子正在挣扎着想要出来。

    燕追大声吩咐人将马车牵出,只是原本的马匹已经被杀死,车倒是还在。

    幸亏燕追等人赶了过来,恰解了这燃眉之急。

    此地不是留下来生产的好地方,这里火势越发大,下人套好了马,燕追亲自抱着人钻进了车里,薛嬷嬷与余嬷嬷二人也跟了上去,紫亘恨恨的盯着银疏看,她捂着脸,脸上血迹纵横交错,她嘴里发出痛苦的口申吟,痛得浑身直抖。

    龙门山离洛阳都城并不远,两匹马拉着马车跑得飞快。

    半路之上傅明华就感觉腹下有热流涌出,只是她分得清时机,咬着牙忍得面色雪白。

    燕追不时拿袖子替她擦额头,想起之前那一幕,心中后怕不已。

    她握着手掌,他将她的手放进手心中,还看到她手心里拽着的那支已经被汗珠浸湿的玉簪,愣了一愣,傅明华就道:

    “她若过来,我也不会放过她的。”

    她脸色泛白,强忍着痛楚,只是说这句话时,却是将手心里握着的玉簪抓得更紧了。

    燕追心中原本的担忧,在听到她这话时,突然化为骄傲,点了点头。

    她那手白嫩如凝脂,一看便是娇养出来的,柔若无骨,可是此时燕追却压根儿没有怀疑过她说的话。

    “三郎,我痛。”(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