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五百九十九章 身后

莞尔wrCtrl+D 收藏本站

    黄一兴忍了泪水,看嘉安帝的脸色都在发青了,却仍满脸渴望盯着孩子看。

    他伸手将孩子接了过来,这小小的一团包裹在襁褓之中,又细又软,如新生的柳枝芽,仿佛一用力就会掐断似的。

    黄一兴抱着孩子,郑重的放在榻边嘉安帝的怀里,他已经无力抱起孩子,却极力将孩子困锁在怀中,嘴里断断续续的笑:

    “三郎,朕的追儿,哭什么?”

    他已经神智有些不大清醒,分不清燕昭和燕追了,他甚至有可能已经不记得自己的孙子才刚出生,而将此时的孩子,与当年才将出生时的燕追搞混了。

    他的记忆力回到了二十一年前,燕追才刚出生时,皇帝脸上露出淡淡的笑容,轻声的哄着怀中的孩子,叫着‘追儿不哭’。

    那时他并不是初为人父,可是先前两个儿子,兴许是出生之时,他年纪太轻,还不懂得为人父的感觉。

    可是燕追不一样,他出生之时,嘉安帝已经不算年少了,脱去稚气,又受封皇太子,正是风光无两之时。

    什么都不缺,缺的就是一个继承人罢了。

    燕追的出生,是他早就期待的。

    他的追儿有出身世族的母亲,有与生俱来的优势、血统,是得他一开始就寄予了很大希望的儿子。

    当年的静姑将才出生的燕追抱到嘉安帝面前时,当时的心悸与感动,此时哪怕已事隔多年,他再想起来,依旧历历在目。

    只是与年轻时的皇帝相比,此时的他嘴鼻带血,形状并不和蔼,咧开嘴笑时,嘴舌牙齿上都沾着血迹,瞧起来有些可怖。

    但不知为何,燕追听到这句话,却比先前听着嘉安帝为他妥贴的安排更是让他心中触动。

    这个冷酷无情的皇帝,亲自下令赐死了他的母亲,到临死之前都没有提及过崔贵妃一句话的男人,此时抱着他的儿子却在唤‘追儿’。

    “追儿不哭,朕的,朕的,江山,是你的……是……你的……”

    燕追垂下眸来,心中的阴寒与那丝埋怨,在这嘉安帝含着笑意轻声哄着怀中的婴儿时,却是逐渐散开了。

    这位强大的帝王,杀人如麻,心冷如铁,到头来却也不是全无在意的。

    皇帝的嘴角含着笑意,眼珠却渐渐失去了光泽,他怀中的孩子正蹬着腿还在哭。

    新出生的婴儿与即将失去生命的人躺在一起,生与死的界线,仿如一线之隔。

    紫宸宫里回响着婴儿的哭闹,燕追想起皇帝,神情复杂。

    他一天之内得到了一些,却又失去了一些,好在他身边还有傅明华陪着,还有上天所赐予二人的孩子陪着。

    燕昭的哭声将这诺大却又冰冷的紫宸宫吵得多了那么一分人气,杜玄臻等朝臣及一干内侍、宫人俱都跪在地上,许久不再听到皇帝的声音。

    黄一兴壮着胆子抬起头来,却见皇帝歪在榻上,脸对着怀中哭得一张小脸通红的孩子,眼珠失去了光泽,早没声息了,只是神情还残留着温和。

    他骇得魂飞天外,声音都有些嘶哑了,大声的唤:

    “御医令,御医令何在?都速速进来!”

    张缪、周济等人慌张赶入宫内来,颤巍着伸手去碰嘉安帝鼻息,又碰了碰脖子的脉络,周济抬起皇帝的手腕,捏了半晌,才转头与张缪对视,两人眼中带着惊骇之色,半晌才哭声喊:

    “臣有罪,已经,皇上已经……”

    余下的话,两人再不敢说。

    嘉安帝已经没有了呼吸,只是一时之间,谁都不敢率先说出那句‘驾崩’来。

    灯光下,两位太医令的脸色惨白,殿中朝臣隐忍的哭声响起。

    燕追跪了半晌,伸手去摸嘉安帝的心口,两位太医明知徒劳无功,却仍在拿针扎着,只是这位帝王已经再无反应。

    “皇上驾崩了。”燕追叹了口气,黄一兴大声的嚎哭。

    杜玄臻将写好的嘉安帝遗诏卷了起来,趴在地上也开始哭。

    燕追看着床榻之上嘉安帝的脸,突然说不出心中是个什么样的感受。

    “皇上早前曾有言,请皇太子即刻登基,以主持大典。”

    杜玄臻老泪纵横,却记得先前嘉安帝的遗言,他担忧国不可一日无君,因此要求燕追在他灵枢之前即刻登基为帝,再行处理其他杂事。

    其余几位大臣也是点了点头。

    燕追深呼了一口气,收整好心中感受了,才冷静吩咐黄一兴先让人将燕昭抱下去,又着侍人备了热水将嘉安帝抬起沐浴更衣。

    皇帝早前便身体不适,宫中热水及服侍的下人是早就备下的。

    此时几个内侍在黄一兴亲自指引下,将睡榻之上的皇帝抬了起来,他才将咽气,身体并未僵硬,只是动作得快。

    殿中哭声不绝,夹杂着婴儿‘哇哇’的大哭声,燕追想起皇帝之前圈着孩子时,口中唤着‘朕的追儿’,长长的叹了口气。

    这一夜紫宸宫里灯火通明,丧钟再次敲响,在这深夜之中越发刺耳响亮。

    秦王府里原本睡过去的傅明华被钟声惊醒,薛嬷嬷有些慌张,又有些担忧的望着她看。

    在这样的时刻,哪怕是她才刚生产,可帝王一去,她是静养不了身体的。

    宫内外都有不少事情要她操持,真正的煎熬是从此时才开始的。

    府里的下人唯有侍候得更细心周到。

    傅明华睡了一会儿,脸颊见了几丝血色,她身体调养得好,孩子出生时又并不重,生产之前做好了准备,薛嬷嬷她们又在身边护着,使她没有吃什么苦头。

    “娘娘昨夜里亥时三刻,便,便去了。”

    碧蓝脸色憔悴的进来,说着昨夜发生的事,此时皇上又崩,宫中势必是要变天的。

    秦王在这个时候回来洛阳,昨夜里就有他已受封皇太子的消息传来,此时必定忙得不可开交。

    这短短的一天之内,发生的事情太多了,傅明华听着崔贵妃已死,瞬间脸色雪白,她这样聪明,心中已经猜到一些了。

    尤其是崔贵妃死的时间,恰好是在燕追出城之后,这样的一份情感,她该拿什么去回报?(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