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六百零一章 收拾

莞尔wrCtrl+D 收藏本站

    容妃听黎媪如此一说,先是愣了一下,紧接着又笑了起来,直笑得眼泪往下流:

    “逃?天下之大,我又能逃到哪儿去呢?”

    黎媪怕也是慌了手脚,连这样的话都说出来了。

    “皇上的性格,你还不清楚么?此时无人前来承香殿,不是因为他忘了,怕是他压根儿就没将我放进心中,或是……”她说到此处,握紧了拳头:“他想将我留给秦王处置,以泄他心头之恨的。”

    容妃说完这话,黎媪脸又更白了。

    “皇上,皇上……”

    她嘴里唤了两声,唤到后来,声音便小了,心中五味杂澄,什么感受都有。

    从当年与嘉安帝相见,到她后来入宫,得宠多年,为嘉安帝生过一儿两女。

    容妃还曾以为,无论如何,皇帝心中多少还是有她的。

    哪怕她一开始就隐隐察觉得出来不对劲儿了。

    她并不傻,当初皇帝收纳了容三娘之时,容妃还没有那样怀疑,可直到容涂英献郑国夫人从此平步青云,她就猜到些许皇帝心中的打算了。

    可那时她就是知道又如何?

    皇权与世族不两立,争的都是对局势的把控,就算容家安份守己,也是提心吊胆的,时时防着皇帝会冲容家的人下手。

    若是这样,还不如趁此机会一博。

    既然当时的嘉安帝愿意给容家一个机会,若她赢了呢?

    那时她就是太后,可以如汉时的吕后,容家便如当年的吕家,一跃能成为比肩四姓的世族。

    皇帝有私心,未必她就没有。

    只是她认为在私心之外,嘉安帝多少会对她有几分真情实意在。

    哪知事到如今,容涂英死了,容氏族人被抓,燕玮遭郭翰割喉,废燕信的旨意也下了,唯独嘉安帝没有动她。

    而没有动她的原因,不是因为怜惜,极有可能是想要将她留给燕信处置。

    容妃想到此处,忆及自己这一大半生,便如做梦似的。

    天亮之时,一队队骁骑替代原本在城中巡逻的金吾卫,城门亦是被燕追的人把握。

    嘉安帝的尸身暂停含风殿内,燕追已经入主宣徽殿,行君王之职了。

    此次容涂英谋逆一事中,该入罪的人,昨夜之时嘉安帝便已经下过旨了。

    今日燕追再召集朝臣议事,大臣之中,容氏一干党羽以苏颖、高辅阳等人为首的,全族俱被抓捕入狱,并诛连九族。

    只是燕追新帝上位,故得先施以仁政,以显皇帝宽容。

    所以此次事件之中,除容氏一族受连累极广,当初容家的门客、旧部,昔日容涂英所收纳的得意门生与其有过来往的朝臣遭到连累之外,苏颖、高辅阳、郭世伦、段正瑀等人因是从犯的缘故,便格外开恩一些,只诛其三族。

    姚释此时已经入阁,燕追的脸上看不出早晨与他说话时的丝毫不快,姚释便知燕追心中已经想通了。

    他能想得通透便是最好的,有勇有谋,心思虽深,但却心胸宽阔,事过之后仍能知人善用。

    光是这一点,便已经有明君之质了。

    “皇上既欲削减苏颖等人罪孽,不如将《大唐律令》稍加更改。”姚释恭敬道,“自战国秦惠王以谋谋罪杀商鞅,使其受车裂之刑,又灭商君一族,自西汉时期,张家山曾出竹简之中,《二年律令.贼律》有云,谋反者,皆腰斩。其父母、妻儿、同产,无少长,皆弃于市中。而至后来,则分罪行而绞,若有言语冒犯宗庙园陵,此乃大逆无道,则父母妻儿即斩,以绝恶迹。”

    自古以来,谋反罪全家无论老少男女皆遭株连。

    “皇上仁心,欲修改律法,此乃好事。”大唐律令亦是延续前朝旧制,可此时燕追登基,大赦天下,有意修改律令,“将来天下百姓,亦会牢记您的宽容。”

    “此次犯事者中,苏颖、高辅阳等人虽乃从犯,不过稚子何其无辜,谋反之事与稚子并不相干。我今日新得昭儿,这个儿子来之不易,我也想为他积攒福泽,盼他将来平安顺遂。”

    燕追理了理袖口,叹了口气。

    杜玄臻几人听到此处,都应道:

    “皇上仁慈。”

    燕追只是微微一笑,没有出声。

    他若仁慈,也走不到如今这一地步,稍有心慈手软都是办不到的。

    只是此时朝臣夸赞,他也就点了点头。

    朝中李辅林见燕追主动开口提及昔日乱党之事,想也想也道:

    “皇上爱发至仁,既如此,臣认为,稚子无辜,但至亲兄弟,若已分家,亦该少受罪孽,不该处以极刑。”

    陈敬玄也道:

    “兄弟不如父子亲密,今有高官重爵,唯荫子孙罢了,兄弟不沾其光,又岂有不受荫而遭牵连的说法呢?”

    如今成王败寇,昔日仇怨对手,如今只是阶下囚,原本有的敌视与怨恨,此时在陈敬玄等人胜券在握之后,便淡了许多。

    商议一番之后,暂定此次大赦天下,谋反的朝臣之中,除容家之外,其余朝臣,诛其三族。

    世族之内,父子十六以上皆处以极刑,家产田地皆缴并入官中。

    嫡系之内,男年八十以上,妇人六十之上,且有废疾者,免于死刑,处以流刑。

    苏颖等主犯父子妻女皆处极刑,下人之中,知情者亦处极刑,不知情则再次分配发卖。

    此次容涂英反叛,牵连之广,倒下的世族之多,难以计数。

    长公主已经跪在宫门前一夜时间了,她年岁已高,原本身体就有病,早就已经撑不住了,彭氏掐了她好几回人中,她全凭一股意志力在坚持着。

    宫中嘉安帝逝世之后钟声响起时,长公主的眼中闪过几分绝望之色:

    “完了……”

    她不止是在说儿子薛晋荣的性命,指的还有定国公府的生存与否。

    彭氏哭得眼睛通红,昨夜里得知容涂英事败奔逃,薛晋荣被刘政知令人拿住之后,她的眼泪就没有止住过。

    “您一定要救救公爷,您一定要救他一命。”

    彭氏膝盖跪得都失去了知觉,可是此时的她却不敢动。(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