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六百零五章 难忘

莞尔wrCtrl+D 收藏本站

    傅明华到了蓬莱阁,便下辇步行,外间有宫人守门,孙固上前说了两句,回来便道:

    “娘娘,皇上此时也在。”

    燕追也在蓬莱阁中,听说傅明华过来了,已经大步出来。

    孙固还在笑着向傅明华回话,她却已经抬起了头,远远就看到蓬莱阁游廊之中,燕追朝这边走来,脚步迈得很快。

    他皱着眉,唇上下巴处都冒了些青影出来。

    一连几日未曾歇息好,接下来的时间还要忙着操持父母身后大事,可想而知也是不能歇息的。

    傅明华有些心疼,他一来看到傅明华,冷冷目光就落到一旁碧蓝身上。

    碧蓝等人被他瞧得有些害怕,傅明华向他伸出手来,他顺势握住,牵了她上台阶:

    “被定国公府的人拦住了?”

    傅明华听着这话,仰头就看了他一眼。

    他提的是定国公府,而非仙容长公主,这句话中透出了某些耐人寻味的意思,她点了点头,看他眉眼中一闪而过的森然,随即燕追不再提起定国公府的人,反倒问:

    “怎么过来了?”

    他放缓了音调,只是语气里还压抑着不赞同,皱了眉看她,一面还伸手为她理了理斗蓬。

    傅明华手掌被他握得很紧,听出他语中的责备,安抚似的冲他笑道:

    “就是想过来看看。”她说到此处,笑容淡了些,眼神也有些黯淡:

    “在此之前,母亲因为我而身受风寒。”因为她怀着身孕的缘故,月份又大,崔贵妃担忧过了病气给她,一直不允她入宫探视。

    导致后来崔贵妃走后,她连崔贵妃最后一面都没有见着。

    更何况崔贵妃之死,多少与她也有些关系的,她又怎么能不来看看?

    燕追看她虽是微笑着,只是眼中氲氤着雾气。

    他便想起了凌晨入宫之时,姚释与他说过的话。

    昨日姚释隐瞒他傅明华有难,他问责姚释之时,姚释曾说,王妃是个聪明人。

    有些事情,她不说不提,只是装在心里。

    崔贵妃之死,对于她来说,怕是伤害不在自己之下。

    她进了宫里,却急匆匆的赶来,燕追停住了脚步,看她低垂着眼睑,泪珠在睫毛间若隐若现,他一手握着傅明华的手,一手拇指去揩她眼角的湿意,有些无奈:

    “别哭。”

    他的动作温柔,只是指尖上一层厚厚的茧,傅明华感觉到了,便转了眼去看。

    那手掌之上大大小小布满了厚茧与水泡,有些破了皮,看上去极其凄惨。

    她吃了一惊,忙就拉了他另一只手看,先前只觉得他手掌硌人,却没想到他掌心里情况这样严重。

    燕追似是知道她要说什么,开口道:

    “往后再与你细说,如今母亲暂时安置在蓬莱阁,静姑说,她最遗憾就是未见到你,未见到昭儿。”

    一句话说得傅明华又深呼了一口气,点了点头,随他步入阁中。

    诺大的蓬莱阁中服侍的宫人、内侍仍在,可不知是不是住在这里的女主人已故,宫中显得十分清冷。

    “当年我与母亲进宫,是静姑来接我,还未进殿,便见着三郎了。”

    傅明华看着池中开得无精打彩的荷莲,眼眶发热。

    崔贵妃的离去,是夫妻心**同的伤口,从没有一刻傅明华觉得两人这样不能分开过。

    她需要燕追安慰她,崔贵妃之死,或多或少与她脱不了干系。

    而燕追同样需要她的抚慰,他一夜之间失去了父母至亲,剩下的仅得她罢了。

    “静姑还曾说,这蓬莱阁里,六七月的荷花开得最好。”花开池铺得一池一池的,可这会儿傅明华看着那满池荷莲,想起了崔贵妃常年冰冷的双手,无论怎么捂也难以暖和的双足。

    燕追转头吩咐碧蓝:

    “取厚些的斗蓬来,这里湿气重。”

    碧蓝应了一声,转头飞快的跑开。

    两人牵了手,傅明华靠在廊边没有再动。

    崔贵妃停放在主殿之中,只是傅明华才刚生产,身上没有干净,不宜进殿中。

    不多时殿里有人跌跌撞撞的出来,傅明华看了一眼,险些没将眼前的静姑认出。

    静姑年事已高,与崔贵妃一道从青河出来的,虽说是个下人,但规矩礼仪却如刻入了她骨子中。

    可此时的静姑眼睛红肿,额角高高坟起,似是被磕破了头。

    她被两个宫人扶持着,一手中还握着一把玉篦子,在看到傅明华时,静姑眼睛更红,挣脱了宫人的搀扶,摇摇晃晃向傅明华走来。

    燕追牙齿重重一咬,静姑还未走到傅明华面前,便已经跪了下去,含泪道:

    “您来了,娘娘,娘娘一直念叨着您,若娘娘神魂犹在,也定会欢喜的。”(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