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六百零七章 帷幄

莞尔wrCtrl+D 收藏本站

    燕追摸了摸傅明华长发,她望着燕追的脸发呆,他想起了府中的人与他说过的话。

    在姚释被容涂英设计捕捉之时,士气低迷,是她挺着肚子站出来,召集大臣,鼓舞士气。

    变相的算是将他与嘉安帝的计划推波助澜了一把。

    她如此聪慧,与他心意相通,感他所感,想他所想。

    为他生育儿子,在他伏在禅定寺时,仍能在那样的情况下坚定的相信他。

    燕追握了她的手,看她白净的额不多时又沁出层层的汗珠,皱了眉,有些担忧:

    “是不是不舒服?”

    凌晨之时,屋里的血腥气十分浓郁,他看着下人将盆盆血水端出,此时想起,仍觉得触目惊心的。

    他又想起了一件事:

    “姑母今日烦你了?”

    傅明华听了这话,就笑道:

    “她还烦不了我,为的是什么,你心中也有数。”

    定国公府薛晋荣已经被燕追下令捉拿进大理寺中了,此时掌管大理寺的是燕追心腹之一洪少添,他原是大理寺两位少卿其中之一,只是当初忠于燕追,如今也算是扬眉吐气了。

    大理寺在他看管之下,被照看得极严,尤其是此次大理寺中关押的几乎都是此次容氏一族及其党羽,洪少添越发严谨,此时定国公府的人是与薛晋荣见不了面的,也难怪长公主要慌了。

    燕追看着她笑,觉得她说这话实在是可爱,也不出声,那目光看得傅明华脸颊晕红,问道:

    “这样看着我做什么?”

    “我的元娘好看,自然是要多看的。”燕追说了这话,傅明华脸上烟霞之色越重,好半晌才轻轻颔首,应了一声:

    “嗯。”

    她这反应又逗得燕追笑了一阵,两人才言归正传。

    “恐怕姑母得多烦恼一段时间了,我暂时不准备处置薛晋荣。”

    燕追提及定国公府,冷笑了一声。

    他的想法与傅明华也是不谋而合,“你想,收复南诏了?”

    她这话一说出口,燕追又心中叹息了一声她的聪慧与敏锐,握了她柔软的玉手,放到唇边轻轻的吮了一口:

    “我的元娘实在是独一无二的。”

    他动作温柔,下巴处冒出的胡渣阴影扎在她手背上,有些微的刺疼与轻痒,呼出的热气洒在她手背上,却又抬了眼望着她看,一双眉压在眼上,显得份外深邃而又专注。

    燕追确实是想收回南诏的。

    “定国公府里,自薛邵之后,便再无出众之辈了。”

    薛邵生薛博,薛博取长公主为妻,又生两子。

    长子薛晋荣继任国公之位,娶越王彭系之女为妻,生三子一女。

    薛邵的这些子孙之中,都没有显示什么惊才绝艳,倒是世子薛涛娶阴氏女为妻,只是如今的阴氏因为卷入容府谋反一事,如今怕是自身难保了,不值得燕追吊着定国公府,使长公主等人提心吊胆的。

    倒是薛氏后人之中,丹阳郡主嫁了一门好亲事。

    她嫁的恰巧就是武安公府周家,而周家世代镇守南诏。

    燕追这样的举动,是想将当年太祖放到武安公府的人手中的权限,名正言顺的收回来了。

    傅明华想到此处,偏了头望着燕追看。

    他还年轻,可是心思已经如此深沉了。

    嘉安帝当初将他教得很好,人人都在当他因为定国公府薛晋荣的事而恼怒,对长公主等人拒之宫门外,不肯听长公主的哀求时,他却已经想得更远,在想着要如何将太祖当年放出去的权势,一点一点的收回了。

    “南诏要收。”燕追看她含着笑意望着自己看,一双杏眼目光柔和,不免放轻了些声音,自己心中的打算也不瞒她:

    “此次凌宪造反一事,灭他之后除了可以杀鸡敬猴,最重要的,”他捏了捏傅明华手,“也是要趁机将权限收回的。”

    傅明华轻轻的应了一声:

    “南诏是大唐燕姓所有,不是武安公府周家的。”

    燕追眼里浮现出笑意来,心中更是爱她,恨不能脱了鞋爬上床与她搂到一起,哪怕就是说说话也是好的。

    “大唐兵力向来分属各地,此次容涂英、凌宪谋反一事,你也瞧出了。”

    他的神情渐渐严厉了,沉声道:

    “周家不能在同一个地方呆久了,时间一长,容易养出另一个凌宪来。”

    哪怕周家忠君爱国,可是长时间呆在南诏不挪窝,容易使周家拥兵自重,时间一长,也易养出气候。

    大唐此时还建朝不足百年,兵强马壮,趁此时机收归南诏是最好的。

    当初太祖重赏有功之臣,封赏毫不吝啬,当年是大大安抚了人心,可同样也是留下了隐患的。

    “皇上在世时,对于这些事,心中也是担忧。”

    只是嘉安帝为了剿除洛阳之中这些盘根错节的世族,对外则是心有余而力不足,最终只是将目光盯准容家,把清除各地王公勋爵掌权一事,留给了儿子来处理。

    “我只希望,将来把这江山交到昭儿手上时,他能够更轻松一些罢了。”

    以前没有儿子时,燕追只是野心勃勃想将权势收归自己之手,如今有了儿子,便更迫切希望能将这大唐江山理得更顺,将来使他路能更好走。

    他话里隐隐透出已经是将才刚出生的儿子当做继承人看待的心思,傅明华一手被他握着,一手去勾自己垂在胸前的一束长发到耳后:

    “三郎……”

    她才刚唤了一声,外间就有侍人道:

    “皇上,中书令、尚书令、门下令、同平章事……”那侍人一连念了好几位大臣的名:“求见。”

    燕追便将她手放进罗衾之中,为她掖了掖被子,叮嘱道:

    “你歇一阵。”

    傅明华便咽了之前原本要与他说的话,点了点头。

    燕追大步离去,她想起之前燕追说的话,却又有些睡不着。

    他信任她。

    所以早早就在她面前透出有意立两人长子为储君的意思,这种信任远比当初的他在两人婚前婚后曾许过的诺,诉过的情更重要。

    她脑海里浮现出两人之间点点滴滴,越发觉得心中甘甜如蜜。

    薛嬷嬷进来为她按摩身子时,傅明华还没睡着,她双颊绯红,也不知想什么想得出神,薛嬷嬷等人都上榻碰到她身体了,她才回过神来,似是吓了一跳。(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