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六百零九章 之死

莞尔wrCtrl+D 收藏本站

    黄一兴躬着腰,抬了头笑意吟吟的与容妃说话:

    “且您侍奉先帝多年,如今只是使您随先帝一道罢了。”

    容妃一听这话,心中又惊又怒,‘呸’的一声,一口唾沫朝黄一兴吐来:

    “老奴,要送,也该由你陪伴才是!”

    她神情狰狞,目光凶狠。

    儿子的死讯及容家的人死,使她心痛如绞,气恨交加,却又无可奈何。

    她近来一直被软禁在承香殿,对于外间的情景一概不得而知,现在听黄一兴说了这些,目眦欲裂,咒骂连连。

    黄一兴只是掏了帕子擦脸,平静的吩咐:

    “送容妃上路!”

    两个侍人将其架住,白绫缠住了容妃的脖子,她手还在四处乱抓,黄一兴看了不远处的黎媪等人一眼:

    “你们既服侍容妃多年,自然也该随容妃一道的。”

    容妃脖子上的白绫越缠越紧,两个内侍一人拉扯一端用力往外拉,容妃手指还在拉拉着绫布,嘴巴张得极大,眼珠涨得通红。

    她手已经被侍人放开,却仍无力的挣扎着,仿佛是想要找到救命的稻草般。

    两个内侍手上力道越来越大,容妃眼中的光彩越来越淡,片刻之后她挥舞的手动作逐渐慢了下来,无力的垂在了她身体之上,舌头吐了出来,两个内侍仍是勒了她好一阵,看她已经完全咽气了,才将手中白绫一松。

    容妃的身体软软的倒在了地上,再无声息了。

    黄一兴看了地上的容妃尸身一眼,吩咐着几个内侍收拾善后。

    观风殿里,碧蓝拿了帕子为傅明华擦手,便提及了此事:

    “奴婢看到内侍监去了承香殿,怕今日就是容妃死期了。”

    燕追已经登基,势必是忍不了容妃多久,如今要容妃的命,不过是情理之中的事罢了。

    她对此并不如何感兴趣,成王败寇,容家谋反失败的那一刻,便早注定容妃的下场如何。

    “您好像对此并不在意。”

    紫亘端了茶水进来,走得额角见汗。

    进来天气又热起来了,才宫中傅明华因为才生产完没有几日,所以放不得冰块降温,好在观风殿地方极大,虽不如蓬莱阁建于水上凉爽异常,但园中种满了各式各样的花草,晌午之后清风徐来,倒也不是那样难熬。

    碧蓝听着紫亘的话,也抬头看了傅明华一眼:“她以前还害过您呢。”

    傅明华没有说话。

    容妃以前害过她,但有仇有怨,她也早报过了,如今容妃死了,也不值得她再言语践踏几句。

    燕追登基之日定在八月,只是眼前仍有凌宪之乱迫在眉睫。

    他与朝臣商议,决意使郭翰调魏州、沧州、青州等三地兵马,共五万大军向定州进发,与幽州里的戚绍联手,将凌宪等人围堵于定州之中。

    至于太原冯说,燕追则点俞昭成为将,领鄯州三万人马,直扑太原,捉拿冯说。

    郭翰年纪虽轻,可是此人骁勇,继承了酉阳王府郭氏一族彪悍血脉,领兵之后并没有急于求成先将定州拿下,而是与俞昭成合击,先拿太原再取西京。

    西京是凌宪大本营,失之可惜。

    但当时的凌宪位于定州,对于痛失西京是鞭长莫及。

    他原本与容涂英里应外合,将算盘打得极响,哪知当日嘉安帝与燕追更是老奸巨滑,计高一筹,反倒将他与容涂英摆了一道,使他骑虎难下,弄成如今的结局。

    当日他攻定州时,使领了不少精锐离开的,西京里虽有他亲信在,但哪敌郭翰及俞昭成二人命力击破。

    不出十日,西京告破,俞昭成领兵直往太原。

    此时的冯说已经如同丧家之犬,深知自己兵马难以与朝廷对抗,领亲信欲逃往关外,只是事到如今,冯说已不成气候,不少人自然不愿意与他一道送死,因此主动拿了他,开城迎俞昭成入太原,冯说之乱才平止了。

    太原、西京接连失守,对于凌宪来说,情况越发不利。

    他唯有拼命的进攻幽州,意图将幽州拿下,到时占据要地,也好与契丹合并分裂大唐疆土。

    只是幽州里粮草充足,兵马众多,守城的人乃是昔日燕追身边的戚绍。

    此人十分沉得住气,面对凌宪攻城,采取了只守不攻的架势,严防死守,数次凌宪猛攻,伤亡倒是不少,却仍未将幽州城池攻下来。

    定州城里,凌宪神情疲惫,近来诸事不顺,容涂英一死,当日说好的增援及武器、盔甲,自然便如镜花水月一场空。

    州府之内,凌宪眼睛通红,他已经好几日没有歇息了,府中谋士齐聚一堂,对于如今骑虎难下的情况,府中的人实在很难露出笑容。

    “皇上,如今幽州里戚绍虽死守城门,但臣相信,他必守不得多久,屈刺早与我们有约,会领兵三万,攻打幽州。一旦屈刺将幽州攻破,到时与我们里应外合,郭翰、俞昭成那点儿兵马又算什么?”

    一个穿了儒衫的中年男人摇了摇手里的扇子,皱着眉道:

    “此时只需坚持一时片刻,便能成了……”

    凌宪听了这话,脸上却不见欣喜之色。

    最开始时,他确实也是如这男人一般的想法,若拿下幽州,瓜分大唐疆土便不再只是纸上谈兵罢了。

    可是事到如今,当初的野心勃勃,随着时间的流逝,也逐渐被消磨。

    契丹首领屈刺迟迟没有拿下幽州这块难啃的骨头,反倒是燕追及嘉安帝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消灭了容氏,将容氏叛乱掐灭于摇篮之中。

    速度快得凌宪几乎还没有反应过来时,郭翰、俞昭成等人便已经领兵北上,将西京与太原扫荡。

    他沉默不语,半晌之后疲惫的叹了口气,问一旁的刘昌本:

    “刘卿认为呢?”

    刘昌本如今已经被他封为尚书令,追随他的左右。

    此人乃是当初老忠信郡王身边的谋士之一,足智多谋。

    哪怕他并不如其他人一般,对凌宪多有恭维,但凌宪仍是很看重他,此次大战,亲自将他带在身边。(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