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六百一十章 忠言

莞尔wrCtrl+D 收藏本站

    刘昌本叹息了一声,犹豫半晌:

    “臣以为,此时不宜进,反该退。”

    话音一落,府中众人脸色便有些难看了。

    在这样的关键时刻,刘昌本说出这样的话,无异于已经在动摇军心了。

    若不是因为他身份特殊,换了个人说出这样的话,凌宪怕是当场就要勃然大怒。

    他虽没有发火,但眼里却飞快的闪过一道杀意,温和的笑着问道:

    “爱卿此言何解?”

    刘昌本欲言又止,看着此时皮笑肉不笑的忠信郡王,这位郡王如今已经自立为皇,可在刘昌本心中,他却仍是当年的忠信郡王罢了。

    他自立的朝廷,人数稀疏,在场的诸位‘大臣’,大部份都是志大才疏,趋炎附势之辈罢了。

    凌家准备并不充足,凌宪便匆匆谋反。

    当日刘昌本便不看好他起事,如今不过是当初的预感,现在才应验罢了。

    老忠信郡王曾对他有知遇之恩,士为知己者死,哪怕他已经看出此时凌宪对他已经十分不耐烦了,但刘昌本却是咬了咬牙,拱手道:

    “黎密所说之言,不无道理。只是您有没有想过,您急于拿下幽州,与屈刺里应外合,幽州之内,戚绍的想法却也与您是一般无二的。”

    他说完这话,凌宪愣了一下,一双眉就皱了起来。

    此时的凌宪如一只被逼急想咬人的兔子,可是幽州里的戚绍也差不多。

    就如之前中年谋士所说,只消屈刺将幽州击破,再与凌宪合谋,可反将郭翰及俞昭成领的人马,到时说不定也是胜券在握。

    正是因为这一目的,凌宪必会费尽力气,强攻幽州。

    可是戚绍也差不多。

    尤其是眼见如今即将有外援到达,他只消咬牙拼死抵抗,熬过这些时日,等到郭翰等人领大军到来,幽州之困,自然是便解了。

    “幽州乃是上古九州之一,向来是兵家必争之地,却易守而难攻。”

    刘昌本说到此处,顿了片刻:“若戚绍拼死守城,只消熬得三五日,郭、俞二人领兵前来,到时幽州之围自然便解,倒是您却会腹背受敌,情况堪比今日的幽州。”

    甚至凌宪到时会被困在这定州城中,比幽州还要不如。

    “屈刺当初虽与您有约,但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关外蛮子茹毛饮血,不知信义为何物,到时您一旦落入困境,臣只担忧,屈刺会退兵逃出幽州百里之外,以避灾祸。”

    他点出这一事实,府中众人俱都沉默了。

    刘昌本说的话,极有可能是会发生的。

    在此之前,府中众人不是没有想到过,只是谁都不敢冒着被凌宪所厌弃的危险说出来罢了。

    凌宪深呼了一口气,眼睛眯了眯,忍住了心中的杀意,语气越发温和:

    “既如此,依刘卿看来,如今朕又该如何?”

    “当断不断,必受其乱。”

    刘昌本进言道:“您起事之时,准备并不充足。当初容涂英一己之私,却将您害至如此地步。”而如今的情况看来,当日容涂英所做的一切事情,怕是都落入了皇帝眼中,容涂英事败被诛便也罢,只可惜当日的忠信郡王实在是太着急了。

    两位嫡子接连死于燕追之手,使他深感受辱。

    再加上别有用心之人的撺掇,他心底滋生的野心,更是令他走出了错误的一步。

    “依臣猜测,当日燕追射杀两位世子,怕是有意激怒您,逼迫您逆反,以清西京之权的。”

    说到此处,刘昌本看着凌宪难看的脸色:

    “若臣所猜属实,那么……”凌宪最终之反,怕是就落入了燕追及当初嘉安帝的圈套。

    他这话没有说完,但凌宪已经明白他话中意思了。

    府中一时静得可怕,众人都不敢出声,好一阵之后,凌宪才问:

    “那依你所言,如今朕又该如何做呢?”

    刘昌本定定的望着他看,凌宪微笑着,下巴绷得极紧,唇上胡须似钢针一般,那目光闪烁,令人心中发寒。

    对视一番之后,刘昌本率先低下头来,心头苦笑了两声,哪怕有以往相熟的旧友与他不停使着眼色,他却仍一字一句道:

    “您应该将弃定州而往西北而上,渡桑干河,途经……”

    刘昌本指着推演而成的沙盘,神情凝重的开口:“以此逃离唐兵的追捕。”

    他没有注意到,自己在开口说话时,凌宪眼中的阴鸷之色越来越重,几个与他向来交好,昔日共同效力于老忠信郡王的部下看到这样的情景,都接连看了一眼,无声的叹了口气。

    “往西北而上?”

    凌宪打断了刘昌本说的话,他话中隐忍着不耐之色,显然此时刘昌本的长篇大论已经使他颇为厌烦了:

    “诸位爱卿以为如何?”

    众人相互对视一眼,到了这样的地步,有人坚持攻城,但也有人认为刘昌本说过的话有一定道理,凌宪确实应该未雨绸缪,趁郭翰等人没有攻入定州,先行离开此地再说。

    定州不如幽州,城墙薄弱,若大军一来,到时被人形成夹攻之势,忠信郡王怕是当真难以逃脱的。

    如今定州情况严峻,在太原、西京尽数失手的情况下,郭翰等人随时可以前往定州。

    商议了大半日时间,直到忠信郡王的长子进来,议事才告一段落了。

    忠信郡王起身出去,其余谋士也三三两两的跟着离开,刘昌本却坐在椅子上未动,一个穿了青衫,留了稀疏胡须的老者见众人都已经离开,才向刘昌本靠了过来:

    “如今这样的情况,你明知郡王……皇上心中想法如何,却又何苦逆他心意,尽说他并不想听的话来使他疏远了你呢?”

    老者是当日老忠信郡王在世时心腹手下之一,也与当年的刘昌本一般,深得老忠信郡王看重。

    老忠信郡王离世之后,这些昔日凌家的心腹手下,便也顺理成章留在了西京,听从凌宪调遣。

    刘昌本看着面前摆放着的沙盘,心中想起凌宪之前闪烁的目光,他笑了笑,伸手去将自己之前以指画出来的行军路线图推平了:

    “忠言逆耳。”(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