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六百一十三章 自用

莞尔wrCtrl+D 收藏本站

    凌宪昨日议事之后,心中恨极刘昌本,才在召众谋士商议之后,将其作为弃子,扔在定州城,自己连夜带人逃出定州,赶往函谷关,欲抢夺洛阳,再现凌氏辉煌。

    当时为了担忧刘昌本落入唐兵之手,还叮嘱手下将其杀死。

    这会儿凌宪一想到刘昌本之言应验,心头悔不当初。

    他脸色白得厉害,一双眼睛通红,忠心的护卫还在推着他,嘶吼着要为他拼出一条血路。

    “臣替您断后,使您必逃出函谷关中!”

    说话的人是谁,凌宪好似已经认不出来了。

    “逃?”他喃喃问了一声,嘴唇动了动,又‘哈哈哈’的笑了起来:

    “如今朕还能逃到哪里去?”

    没有了兵马,他孤身一人,逃不出多远便会被人逮住。

    他脑海里当日所想的凌氏基业,一瞬间分崩离析。

    都怪他自己刚愎自用,不听刘昌本之谏言,以致落得如今的结果。

    “先皇昔年背骂名,以血汗打下西京,交到朕手中,如今朕却无力守住,将来就是到了地底,又有何颜面见列祖列宗?”

    当日曾在凌宪面前信誓旦旦的谋士、‘朝臣’,此时各个捂着头鬼哭狼嚎在逃命,只剩昔日老忠信郡王留下的部下紧跟在他的身旁。

    他当初曾立下的壮志雄心,在现实面前不堪一击。

    “若被燕唐逮住,终究难逃一死罢了,还有侮先父当年名诲罢了。”

    凌宪说到此处,抹了把脸,突然伸手去摸腰间配刀:

    “宁愿死,我也不愿为俘!”

    侍从见他这动作,大吃了一惊,忙伸手要来拉他,凌宪却重重推了众人一把,看了眼前昔日西京旧人遭屠杀的情景,惨然笑了一声。

    此时他也说不出心中是何感受,有些悔于当日起兵太过草率,又恨自己早些时候不肯听刘昌本的话,以致落得如今结果。

    “众卿若看在先父份上,救我凌氏血脉于水火,只求保全传承,不至断根便是了!”

    他话一说完,将刀架到脖子间,手一用力,锋利的刀身割破皮肉,血‘哗啦’一下便溅了出来。

    这一下凌宪抱了必死之心,未给自己留下退路,那刀几乎将他半个脖子割开,他人软软的便倒了下去,手捂着脖子,腿拼命蹬了。

    忠信郡王余下的部众看到凌宪一死,余下的人尽数投降。

    这些人已经被吓破了胆,原本人数是不少的,但早前跟着凌宪匆匆出城逃离之后,士气便已经十分低落。

    在函谷关又中伏,不少人更是无心应战,再遭郭翰领人前后一夹攻,便死伤不少了。

    清点了战场之后,郭翰寻到了自刎而死的凌宪尸身,砍下他的首级,令人送回洛阳之中,自己则领兵北上,一路赶往幽州。

    燕追接到战报时,凌宪的人头也一并被送入的洛阳中。

    这位昔日反唐的枭雄,出师未捷身先死,落了个自刎函谷关的下场罢了。

    凌宪的人头被挑挂于洛阳城头,而郭翰这头领兵北上,与俞昭成会合进入幽州。

    围攻幽州的契丹各部在得知凌宪撤兵,唐军有外援到来,想要逃跑时,已经晚了。

    契丹首领屈刺被斩于郭翰之手,昔日酉阳王郭氏在蛰伏了几十年,当初因为子孙婚事而遭人耻笑多年之后,再一次扬眉吐气。

    首领死于郭翰之手,契丹各部被唐兵追杀,不成气候。

    燕追登基大典定于八月末,因幽州大捷及函谷关斩杀凌宪,也算是为他锦上添花。

    登基前一日,碧蓝去观过礼了,因大典设于宣徽殿前,前一日礼部的人便已经在殿外设了案桌,殿中亦是安置了宝座。

    殿前台阶铺了喜庆红色地衣,以及接承仙露的高高承露云盘及云盖等物,殿外设了表案,宫中教坊司的人前一日便已经候在了殿外之中,不得出丝毫差错。

    碧蓝去瞧过回来,就有些兴奋了。

    早年嘉安帝登基时,她才将出生,又未进洛阳,自然错过了这样的盛况。

    可此时能亲眼瞧见,那种庄严肃穆,使她许久都平静不下来。

    “礼部几位大人都守在宣徽殿前,唯恐出了差错,几位大人再三仔细检查。”

    紫亘听了一阵,也忍不住道:

    “还有教坊的人也要献艺。”

    傅明华斜靠在榻上,薛嬷嬷正抹了香脂按涂她的身体,听着紫亘这话便道:

    “不过是走个过场罢了,先帝才将去不久,皇上仍在孝中,不会献艺的。”

    当年嘉安帝登基时,傅明华虽然还在谢氏腹中,但她虽未亲眼得见,却大礼如何进展,她却也是大概了解的。

    碧蓝一听她这样说,便好奇的问,紫亘也睁大双眼,傅明华便笑着说道:

    “明日丹凤门前,会安排好云舆,皇上会先使礼部官员祭拜天地宗庙,而皇上则穿孝服,在先帝、太祖及神灵牌位前祈告,吉时到了,钟鼓齐鸣,皇上再穿帝王衮袍,上宣徽殿前祈告。”

    而此时礼部之下鸿胪寺的官员则会领文武大臣,依次入丹凤门,分两列跪东西御道,等燕追祈告完毕之后,再以朝臣品级身份的高低入朝,南北衙禁军鸣鞭,将军卷帘,再由官员高喊行礼,依次五拜三叩。

    礼毕之后,再由官员出宣徽殿,再入上阁门,使中书省官员在诏书之上盖下大印。

    “得礼部官员颁布诏旨之后,中书省的人再将诏旨交由礼部人手中,再捧诏书一路经东上阁门再至丹凤门,放入早就准备好的诏书至云舆中,由云盖牵引,再送至东上阁门之后的宣徽殿,宣读诏旨,登基大典才算完成了。”

    傅明华说着说着,也不由有些期待了起来。

    她生产完后,因为忙碌崔贵妃身后之事,她虽年轻,但薛嬷嬷担忧她留下病根,仍是要求她休养足两月,宫中一些琐碎之事,她都交到了碧蓝手中,倒是没有看到燕追登基前的盛况。

    这样一想着,便觉得有些遗憾。

    薛嬷嬷为她按完,见她肌肤将香酥的膏子吸收,才将她衣裳整顿好,乳母便抱着燕昭进来了,他才刚睁眼不久,一双眼睛转了转,似是将母亲认了出来,张了手要她抱。(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