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六百一十四章 风水

莞尔wrCtrl+D 收藏本站

    傅明华将他接了过来,看他睁着一双眼盯着自己看,不时‘咿咿呀呀’的闹。

    才刚出生不久的孩子,好似一天一个样,乳母都是江洲里谢家亲自挑选可靠的人送来的,身材壮硕丰满,将他照顾得白胖。

    软软一团裹在襁褓中,一笑时颊边露出一个小小的梨窝来,实在讨人喜欢。

    傅明华低头望着儿子看,碧蓝就道:

    “殿下与您年幼之时,倒有些相似。”

    一句话说得傅明华偏了头去想。

    幼年之时的她长什么模样已经不大记得清了,那时每日要学的规矩、礼仪不少,又哪有功夫将心思放在照镜子上,此时听着碧蓝提及当初,倒有些感叹。

    主仆几人正说着话,外间却传来宫人行礼问安的声音,是燕追来了。

    他明日便要登基,近来事多且杂,傅明华没想到他这个时候会来,才将刚孩子交到乳母手中,还没整理衣衫站起身来接他,燕追便已经大步进来了。

    宫人内侍跪了一地,燕追看了乳母怀中抱着的儿子一眼,目光很快就落到了傅明华身上。

    她刚刚才抱过儿子的缘故,衣衫并不整洁,衣襟松散,隐隐露出其中的抱腹。

    他看得有些眼热,又将脸别开,倾身上前将她衣襟收拢了。

    先别说此时傅明华还在将养身体中,况且他还在孝里,看得多了也是无用,不如拢了衣衫,以免自找罪受。

    傅明华脸上一烫,转身整了整衣裳,他眼睛落在她细细的腰肢上。

    薛嬷嬷等人将她侍候得极好,才生产两月,她身段恢复得与未有服时差不多了。

    碧蓝等人见到燕追动作,他即将登基,但对傅明华态度与以前无异,心中不由都替傅明华欢喜。

    “三郎怎么来了?”

    傅明华才刚理了衣襟,想转过身来,燕追便压了她肩头,跟着坐了下来:

    “过来瞧瞧,明日大典,你在宣徽殿侧殿之中候我。”

    傅明华听出他话中的意思,正要开口,他握了她的手:

    “我已经与姜寅商议过,拟出皇后章程。”

    大唐已经好些年没有中宫之主,此时燕追吩咐过礼部侍郎姜寅,将此事看得很重。

    傅明华却想到了一桩事情。

    此次燕追登基,各地王侯尽数入洛阳朝拜,就连江洲、青河等地都派了大批人马入洛阳,早前傅明华便收到了消息,此时江洲的人怕是都已经快到洛阳了。

    “趁此机会,我倒要留意一番了。”

    她抿了抿嘴唇,看燕追挑了眉,有些疑惑不解,不由伸手扶了他手臂道:

    “齐王已经年十三了,一翻过年便已十四。”

    嘉安帝临终之时,担忧皇子长留洛阳,会对燕追帝位有误,所以毫不留情将这个儿子封王,将他驱逐出洛阳之中。

    勒令他半年之内,待嘉安帝丧事一完,便即刻要走,不受召不得入洛阳之中。

    他年纪还小,太后当初心疼他,觉得寻常女子配不上自己心爱的孙子,一直未有看中眼的闺秀。

    崔贵妃虽说后来也曾相看过,但她所嘱意的崔十二娘最终看上的并不是燕骥,而是宁入燕追后院之中。

    此事自然也就不了了之了。

    拖到如今,燕骥现在还未选妃,又父母骤失,唯一最亲近的便是燕追这个兄长了,孤伶伶的远离自小熟悉的洛阳城,前往封地,也着实有些可怜。

    “太后临终之时,曾叮嘱过我,让我在九弟婚事上多多为他担待一些的,正好趁此机会,若有适合的,定下来也好。”

    傅明华想起太后当初临死时都不放心,握了她手交待的事,提起便有些失落。

    崔贵妃当日选了服鸩自尽,或多或少也有保她之心。

    她叹了口气,燕追点了点头,皱了眉道:

    “你瞧着办就是了。”

    燕骥选妃,首先崔氏的女儿就不能要。

    他知道崔贵妃在世之时,最想的就是两个儿子之中,必有一人会娶崔氏女,可惜当初的燕追性情强势,由不了她做主。

    最终崔贵妃原是想退而求其次,选崔十二娘,可惜崔家野心又太重。

    只是这些话,他不必与傅明华详细解释,她便心中清楚。

    她与他心意相通,若他如高山,那她就是水流,与他性情互补。

    燕追说完这话,想起她如今正在休养身体中,便有些严肃:

    “不是我不想帮你,”他顿了片刻,斟酌着语气用词:“有些事情……”

    他做出高深莫测的样子,抿着嘴唇,眼神有些冷淡:“还是由你办最妥贴。”

    他能记得洛阳权贵、名门,各府小娘子出身及权势利益,却未必能记得每个小娘子长什么样子。

    在燕追心里,每个小娘子除了出身门第不同,代表的利益也不同之外,依稀只觉得各个都长得差不多的模样。

    燕骥是他唯一一母所出,傅明华若有意此事,比他强行出手插管燕骥婚事要好得多。

    傅明华被他话中意思惹得发笑,点了点头,应了一声。

    夫妻俩正说着话,一旁燕昭却突然哭了起来。

    傅明华前一刻还在望着燕追,下一刻便站起了身来:

    “怎么了?”

    抱着燕昭的乳母有些不知所措,想要告罪却又不敢下跪,只得小声的哄着。

    傅明华将儿子接了过去细声细气的哄,燕昭两滴泪还挂在眼眶上,逐渐收了声。

    燕追接过宫人递来的茶水,觉得这一幕碍眼得很。

    傅明华抱着孩子,眼里便再装不下旁人,他坐了一阵,茶水喝了一盏,燕昭夺去了她全部注意力。

    明日是他登基大典,他原本是想过来,与她一起说说话的。

    燕追从观风殿出来时,脸色有些难看,问黄一兴:

    “姚释呢?”

    黄一兴冷汗淋漓,自然不知姚释在哪里。

    嘉安帝去后,一干叛臣遭清理,姚释昔日身为燕追身侧倚重的人,在燕追登位之后,既受封尚书省下右仆射。

    若燕追提前传了旨,要召姚释入宫议事,此时问及倒罢。

    可他事先并未着人传召,黄一兴当然是回答不出来的。(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