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六百二十章 分裂

莞尔wrCtrl+D 收藏本站

    傅明华今日所说的话,与燕追心中本来的打算想到了一处。

    “四姓传承至今,相互联姻,同气连枝,原本是准备过来与你商议此事的。”只是他还没说,傅明华便先提了出来。

    从一开始,燕追不止没有想过要收用崔氏的女儿入宫,甚至配与燕骥,更有甚者,他一开始的打算是阻止四姓相互联姻的。

    “若世族抱团,一方有难,八方支援。”

    他若动其中一方,势必三方是要共同进退的。

    大唐建立时间不长,传承到燕追手上时,才不过三代罢了。

    嘉安帝当初灭容氏,及容氏一干党羽的举动,确实剔除了不少朝中世族出身的重臣及将一干大小世族一网打尽,但如四姓这样的世族,却是不能撼动的。

    不是因为大唐早前两位皇帝不愿动,而是不敢轻举妄动。

    当初心狠手辣如太祖,对四姓亦是在拉拢安抚为主。

    今日傅明华所说不错,谢家在江洲中拥有极高的声望,江洲拿朝廷俸禄的官员,对朝廷是既畏且忠,对于谢家却是既敬又服。

    那年赵国太夫人崔氏七十大寿之时,盛况如何,燕追是亲眼得见的。

    他手下谋士之中,哪怕就是如徐子升之流,对谢家都是极为推崇。

    江洲里谢家的影响力可见一斑。

    四姓里,除江洲谢氏之外,崔氏、阴氏、祝氏三家相互联姻多年,关系亲近,同进同出。

    若动其中一方,三姓必定抱团,难以下手。

    谢氏有名望,阴氏有盔甲、武器,祝氏有战马,且不缺银两,四姓底蕴深厚,到时若与朝廷反抗,便不如简叔玉、凌宪之流叛乱那般好平的。

    屠杀世族不起作用,前两朝时,阴氏子孙曾遭大量杀害,到如今,前陈已经被燕唐所取代,阴家却依旧存在。

    针对四姓解决方法,便唯有先分裂,再打压。

    这四姓之中,相互联姻多年,彼此之间关系亲近,想要将其分裂,轻易方法是用不上。

    燕追一开始便想到了,先禁止这四姓之间彼此联姻,从根源入手,减弱四姓彼此之间的联系及亲近,使其离心,再分而打压。

    此时傅明华所说的话,无疑是与他想到一处了。

    她明日见崔氏的小娘子时,使他得空过来,便是让他瞧瞧,这几位小娘子适合洛阳哪家权贵府邸的。

    他心中有些愉快,她对他是丝毫没有防备与怀疑,坦然的信任他,了解他心中想法。

    “只是我有些好奇,元娘怎么猜到我心里是如何想的?”

    燕追勾了她一缕长发在指尖把玩,她才洗沐过,那发丝还有些润泽,带着幽幽的香气,似上好的绸缎。

    傅明华听他这样一问,便嫣然一笑:

    “我曾祖父在世之时,曾立下战功,得太祖看重,当初食邑八千,赏赐很多。”

    她突然开口提及了与四姓话题并不相干的事,燕追没有出声将她话语打断,只是点了点头。

    “他老人家在世之时,曾祖母生四子一女,那时傅家家大业大,家产丰足。”

    燕追听到此处,隐约明白她话中的意思了,嘴角边露出笑意来。

    “几个叔祖成婚之后开散叶,傅家里人才渐渐多起来了。”她顿了顿,“听府中年长的下人说,曾祖父在世之时,很是威严,府中人人都对他十分敬畏。”

    子孙之中虽然没有成大气候的,但也算是人丁兴旺的。

    “直到我曾祖父去世,祖父分家之后。”傅明华说到此处,看了燕追一眼:

    “如今傅家除三叔祖早已故去之外,二房不过是依附长房而活,已经不成气候了。”

    她眼光独到,心思又细,心中清楚,人又十分聪慧。

    以一个傅家来比喻四姓,“若将四姓比作傅家,未分家时,自然同气连枝,分家之后,却各自为自己打算的。”

    “动四姓,不可操之过急,需得徐徐图之。三郎运筹帷幄,怕是早就已经有了安排了。”

    她低头抿唇而笑,燕追正要说话,宫人却已经将洗沐的水备妥了。

    两人心意相通,又觉得离得更近,燕追洗漱完回来时,傅明华拿了书在看,一双修长的腿侧屈,衣带垂于一侧,神情温柔,殿中只听到她翻书时‘沙沙’的声响,几缕发丝被她压在脸庞,越发显得她肌肤白腻如瓷。

    她的美如春雨,润物细无声,燕追自小生在宫中,见过的美人儿不知凡已。

    他的生母崔贵妃年轻之时,便姿容出众。

    死于他旨意下的容妃当初更是美艳非凡,容光逼人。

    可是傅明华的美却又有不同,她的内心、气质,更胜于她容貌许多,美丽的外表只是与她内心的智慧锦上添花,使他更爱慕她而已。

    他站了半晌,看她看得入迷,傅明华察觉有些不对劲儿,抬起头来时,就见燕追含着笑意,站在离她约摸两三丈开外的地方,目光灼灼的盯着她看。

    她忙搁了书,取了一旁宫人早就备妥的帕子起身:

    “三郎出来了,怎么也不唤我一声?”

    宫人在寝宫外间,隔着屏风,不听召唤是不敢入内的。

    他坐了过来,傅明华跪坐在床榻上,拿了帕子为他绞头,他就道:

    “清宁宫我已经在令人重新修葺,待册封大典之后,你再搬进去。”清宁宫乃是皇后住所,离宣徽殿也是最近,景色也很秀丽。

    傅明华勾了他一缕头发,拿帕子细细辗压过,吸干了发丝水份,再换一缕。

    这样简单的动作她做来也是十分认真,燕追侧了头过来:

    “我让人在清宁宫中也挖了一池,引了太液池中的水,种了莲子下去,明年便能瞧见。”

    他还记得崔贵妃的蓬莱阁中时,她第一次因为崔贵妃的话,放下戒备,试着相信自己。

    那时池边握着美人儿扇的少女,慌张着想跑的情景,此时想起来,依旧令他神情柔和。

    “我觉得观风殿也好,清宁宫也罢,都是一样的。”她擦了一阵头发,身体软软靠在他肩头上:

    “你才刚登基。”

    燕追却是转过身来,一把将她搂进自己怀中,头慢慢低下去了:

    “不必担忧……”(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