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六百二十二章 出奇

莞尔wrCtrl+D 收藏本站

    “橘生淮南则为橘,生于淮北则为枳,叶徒相似,其实味不同。”燕追将她握得更紧,那眼中笑意简直要将人溺在其中了。

    他自小读书,也是明白这个道理的。

    只是那时他心慕少艾,一心一意想要讨好傅明华,使她心中愉快。

    成婚的第一年,得知她自小吃穿用度等物俱是来自江洲,教养她的嬷嬷也是江洲旧人,为了傅明华,燕追也就挖空了心思,成婚之时秦王府大兴土木,亭台楼阁都曾重新布置过,府中挖了河渠,种以荷莲。

    从江南搬来木香,种植于秦王府中的事,算不得有什么稀奇的。

    燕追自然也知道木香在江南开花,在洛阳这样的气候里未必会开花,但他当时爱她心切,总想着将一切最好的堆到她面前。

    移植的一片木香不开花,他便后来再让人移植第二片……第三片……

    可惜直到后来,那木香也未开花。

    傅明华当然知道他心中想法,所以那木香心中虽然未开花,但燕追当时试图讨好她的举动,却也使她心中香甜,每当见着园中合她心意的草木,便比见着了木香真正开花还要令她心情舒畅。

    碧云上前来拿了帕子为她擦手,她正色就道:

    “老树茁壮,较之幼苗更能庇护根须枝芽。”

    若将崔氏比作老树,如今青河崔氏一族,便如一棵枝叶繁茂的参天大树,荫着底下的子孙,供其繁衍发展,代代不绝。

    “可树林根深,扎根极稳,发展得也好,若是要将其移植呢?”

    便必会断其根须,砍其枝芽。

    到时一来,无需将树砍断,它自不再能成活。

    燕追要想从崔氏下手,且不愿轻易大动干戈,便要细细斟酌。

    要分裂四姓,先从崔氏下手。

    而崔氏,傅明华抿了抿嘴角:

    “则可以从长房入手。”

    如她所说,一层一层抽丝剥茧,分裂崔家,从崔家内部着手,一层一层实力削弱,循序而渐进,终有一日,堂堂青河崔氏,会成为普通世族的其中之一罢了。

    更何况哪怕此次强留大祝氏不成,她要想回青河,总得付出一些好处。

    此事总归对燕追有益无害的。

    燕追嘴角微扬,点了点头,她似钻入了他心中,明了他心中感受。

    说完了正事,傅明华抿唇而笑:

    “三郎可瞧见崔氏的三位小娘子了?”

    一旁碧云听了这话,便脸上现出焦急之色,只是当着傅明华的话,不敢出声罢了。

    她唯恐傅明华大度,要将崔氏的三位小娘子留下来,燕追才刚登基,宫中只有傅明华一人独大,她又有子嗣在,地位稳固。

    可碧云就担忧她重名声,而使自己吃亏委屈的。

    傅明华抬头看了她一眼,以眼神安抚了她,才望着燕追道:

    “我记得,义兴王府杜老相公有嫡孙、庄简公府里世子之子也与崔氏几位小娘子年纪相差不大。”

    燕追便忍了笑,招手示意她离近一些:

    “你瞧着做主就成了。”

    他端起桌上茶杯饮了一口,过来的时间也差不多了,燕追仍有他自己的事情要忙,傅明华坐了一阵,也不能将崔、谢二氏冷落太久,燕追便准备离开了。

    等他一走,碧云便急道:

    “娘娘怎么能问求皇上那样的问题呢?”

    傅明华当时就瞧见碧云脸上的急色了,此时见她忍耐不住,不由便笑道:

    “急什么?”

    她手上香脂才将抹过,一双玉手显得柔软细腻,光泽如上好的珍珠,香气幽幽。

    傅明华站起身来,提了提领口:

    “我心中有数。”说完这话,她转头去看碧云,淡淡道:

    “皇上曾允我,只爱我一个,他既有过承诺,自然不会不认的。”

    燕追什么样的人,没有人比她更清楚了。

    他野心勃勃,且又高傲自大,不屑于受人挟制的。

    若他能为旁人妥协,当初娶的便是魏敏珠而不是她了。

    当日的他高高在上,身为皇子,自己不过是‘母亲’早逝的侯府长女,他若想要,哪怕她万般不愿,也细胳膊扭不过粗大腿的。

    可是他并没有。

    他抵挡着当时柱国公府的压力,一心一意要娶自己为妻,事后处心积虑拿下幽州,而不是借柱国公府之手,这样的男人,他清楚他心中想要的是什么,也不会受旁人挟制而纳女人的。

    燕追长于宫中,成婚之前府里没有服侍他的宫人女婢,可见他自制力是极佳。

    年少之时都没有左拥右抱,对于他这样性情的人来说,如今性情大变的可能性不大。

    当然傅明华也自有方法,使他对自己一心一意的。

    他爱权势,有野心,欲灭四姓,那就使他心思全放在灭除世族、治理江山及看自己身上便成了。

    “更何况我也非贤明豁达的人,皇上要看谁一眼,”她抿唇而笑,笑得眼中都染了妍丽的光泽:“那可是不成的。”

    她声音虽低,语气却十分坚定。

    傅明华心中清楚自己要的是什么,她从未担忧过碧云等人心中所忧,因为她也有自己骄傲的。

    碧云咬了咬唇,点了点头:

    “可,可若是有旁人看皇上呢?”

    “不招人嫉是庸才。”傅明华抚了抚头发,“若旁人不看皇上,如何能说明我的丈夫优秀?”

    碧云便不出声了。

    观风殿主殿之中,大祝氏的脸色已经十分难看了。

    她没想到崔贵妃尸骨未寒,傅明华便打了这样的主意。

    她抿紧着嘴唇,忍了心中的怒火。

    若崔贵妃仍然在世,自己这个母亲出面,她还能不记得将她养育长大的崔氏,她长大的青河故土?

    时至今日,傅明华又怎么敢留她在洛阳,使她在皇帝眼皮子下,不使她回去呢?

    皇上才刚登基,崔贵妃才刚去几天,傅明华便敢这样做,长此以往,岂非崔氏的人都要遭其羞辱?

    一旁小祝氏看了她一眼,她勉强笑了笑,一连深呼了好几口气,傅明华出来时,大祝氏的脸色才缓和了许多。

    “久候了。”

    傅明华由碧蓝扶着坐下了,笑着说道。(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