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六百二十四章 早有

莞尔wrCtrl+D 收藏本站

    大谢氏带崔十二娘进洛阳时,便吃了不小的亏,那会儿大祝氏还当大谢氏行事不大稳妥。

    如今轮到自己吃了这亏,大祝氏才知当日大谢氏心中感受。

    “夫人客气了。”

    说了这番话,大祝氏已经如同惊弓之鸟,再不见先前的气势,哪怕是傅明华唤了她起身,她也是心中忐忑难安,如坐针毡,恨不能即刻就走。

    只是傅明华又拉着她说了一阵,越发使她难受了。

    傅明华看她脸色发白,额角发根透汗,脸上的脂粉都已经在汗水的浸泡下有些融了,才勾了勾嘴角,伸手抚头:

    “瞧我,拉着你们说了这样许多。”

    小祝氏见大祝氏一副如临大敌,紧张难安的模样,便忙道:

    “娘娘生下大皇子至今,还未曾见过。”

    说到燕昭,傅明华笑着就招手,吩咐紫亘:

    “将昭儿抱来。”

    转头又看着小祝氏笑:

    “倒是我疏忽了,昭儿出生至今,几位长辈都还没见过。”

    她不再提及崔氏的小娘子,大祝氏心中长舒了口气。

    从宫中出来时,小祝氏的笑容里带了几分疏离冷漠之色。

    大谢氏有些尴尬的扶了大祝氏上马车,此时离了宫,她坐在榻上,脸色有些腊黄。

    原本抹匀的脂粉,因为汗水密集的缘故,此时早被冲刷掉大半了。

    她接过下人递来的茶水,手还在发抖,水杯里装着的茶水因为她的动作而晕开一圈一圈细微的纹路。

    “你明日备份礼,回谢氏瞧瞧你的母亲。”

    大祝氏喝了几口茶水,话中所说的意思,大谢氏自然听了出来。

    今日在宫中之时,她情急之下而将谢氏的人拖下了水,当时傅明华虽适可而止,但小祝氏心中必定记恨于她的。

    大谢氏是大祝氏的长媳,又是小祝氏的女儿,由她回去说情,是再适合不过的。

    吩咐完这话,大祝氏眯了眯眼睛,想起今日在宫中发生的情景,忍了怒火,不再出声了。

    到了三品之上命妇进宫拜见那日,命妇按品级入观风殿风,向傅明华行礼。

    她见到了许久不见的苏氏。

    从当日容涂英准备逼宫之后,傅明华就已经没有再见过苏氏的面了,燕追登基之后,苏氏更是不受诏不得入宫内,要想见她一面也不容易。

    苏氏跟在卫国公府夫人顾氏的身旁,倒是长得丰腴了些,起身时还壮着胆子抬眸看了她一眼,眼中充满了笑意。

    倒是卫国公夫人顾氏看上去憔悴了许多,人都瘦得变了形。

    她的娘家顾府卷入容涂英谋反一案,可是并不在已经被处理的那一批罪臣里。

    傅明华对于顾氏曾四处奔走,在为娘家寻求解救之法也颇有耳闻,此时看顾氏消瘦的模样,自然也是心中有数的。

    卫国公府的人拜完礼,退下之后,傅明华就看到了武安公府的周夫人。

    丹阳郡主跟在她的身后,不时的仰头盯着傅明华看,眼中现出焦急之色。

    定国公府的人至今仍关押在大理寺中,燕追迟迟没有处置薛府的人的意思,令定国公府的人越发坐立难安。

    听闻最近长公主急得请了好几回太医署的人,不时想要进宫向燕追求情。

    对于丹阳郡主焦急的目光,傅明华低下头来,端了手边茶杯。

    丹阳郡主眼中便露出失望之色,一层水意浮了上来。

    前方周夫人已经察觉到了不大对劲儿,退了下来之后,似是在与丹阳郡主轻声耳语。

    丹阳郡主勉强点了点头,却又向傅明华看了过来,一面咬了咬嘴唇。

    直到申时四刻,命妇才接见完,离宴席的时辰尚早,傅明华一面令杨复珍及碧蓝等人领了些人出外稍坐片刻,自己则回了殿内换身衣裳。

    头上镶了珠翠的华胜被取了下来,梳头的宫人为她摘下绾起的假鬓儿,她想起苏氏。

    当日容涂英那样得势之时,苏氏还与她往来,冒险提醒过她,这个当日口口声声喊着‘因她瞧不起贺元慎,而不能与她成为朋友’的小娘子,最终倒难得能与她说上几句话的。

    她侧头吩咐碧云:

    “去请卫国公府的世子夫人前来。”

    碧云自然知道苏氏当日与傅明华的交情,听她这样一吩咐,便行了一礼,应了一声出去了。

    不多时碧云便进来,说是苏氏已经在侧殿候她了。

    傅明华出来时,苏氏正规矩的候在殿内,听到脚步声时,忙转过身来便行了一礼。

    “如今要想见您一面,可不容易。”

    傅明华唤了起,苏氏起身便笑着说道:“我还以为得等册封之时,才能远远瞧您一眼的,哪知皇上赐宴,我也便沾了些光,跟着来了。”

    “齐王年岁到了。”傅明华说了这话,苏氏便心领神会。

    “近来如何?”傅明华接过宫人递来的茶水,听着外间传来隐隐约约说话的声音,看着苏氏,便问了一句。

    苏氏笑了笑,“还是那样子,你与其问我如何,还不如问卫国公府如何。”

    卫国公府最近才是愁云惨雾,自顾饶之投靠容涂英造反以来,卫国公府便提心吊胆,唯恐遭顾家连累。

    “我听说,世子近来处处为顾府奔走,联络了不少读书人请命。”

    傅明华听她提起卫国公府的事儿,便也说了两句。

    苏氏便有些讶异的看了她一眼:

    “您竟也听说了。季昭与退之乃是表兄弟,向来感情甚笃,退之如今受其父之举所连累,是要问斩的,他自然是着急。”她提起贺元慎时,再不如当初,想起这个人便都眉眼带着光彩的样子,反倒平静了许多。

    他近来纳了不少红颜知己,姐姐妹妹的,他向来怜香惜玉。

    当日看他性情温和,体贴入微,便如飞蛾扑火,一头扎了进来,如今成了这般模样,便是悔之亦无济于事。

    傅明华听着她说这话,眉头便皱了皱。

    苏氏嘴角边露出讥讽之色来,有些不屑的样子:

    “他口口声声说,皇上仁德,既能免五服之罪,又免年老、体残、年幼的人以死刑,何不更加开恩,放退之一马呢?”(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