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六百二十五章 预谋

莞尔wrCtrl+D 收藏本站

    她捏着声音,学贺元慎的语气说话,一下就将傅明华逗得笑了,瞪了她一眼:

    “你倒现在舍得来践踏他了,以往旁人说他一句,你倒要恨的。”

    两人都想起了当日牡丹亭中时,苏氏当时说话的情景。

    此时傅明华旧事重提,将苏氏闹了个大红脸,两人之间原本身份带来的隔阂顿时便消弭了许多。

    她嗫嗫道:

    “那时我年少无知,怎么说的话您都还记得?”

    她似撒娇一般,说了这话,脸上的笑意渐渐便淡了:

    “可惜我悔于当日没有早些听你的话,若是听了,又何至于落得现在这样的结局?”

    说完,苏氏又不由有些好奇:

    “您当日年纪小小,怎么看事情那样的准?”

    傅明华没有出声。

    苏氏与她情景有些相似,都是幼年失母的。

    只是那时的苏氏还带着些许少女天真的气息,所以在面对贺元慎时,一头便栽了下去。

    而她因为幼时噩梦不断的缘故,却始终都不能拥有她当初那样的心境。

    聪明而冷静,却少了些少女心性。

    “你要提醒世子,皇上虽仁德,但他却不一定会如愿以偿的。顾饶之犯的是谋逆之罪,世子不要最后救人不成,反倒自己掉进河里。”

    傅明华轻声提醒,苏氏低头笑了一声,仰头望着她看:

    “娘娘,他不能永远是这个样子,任性妄为,也该吃些苦头的。”

    当日的她眼中的贺元慎出身世家,模样俊美,温文尔雅,满腹文才。

    性情又是那般体贴,样样都好,仿佛没有一处瑕疵。

    可是相处越久,他性情中的弊端便显现了出来。

    他被宠得太过,担不起事。

    这样的危机关头,贺府中的人都在担忧会受顾饶之牵连时,他却仍在为顾喻谨奔走,连身家性命也不顾。

    若他孤身一人,苏氏怕是会高看他几分,认为他以义气为先。

    可此时他有父有母,有兄弟有姐妹,甚至还有妻子,他如此做,简直连家人都要连累,如此冲动行事,苏氏都怀疑自己当初是如何将他看上,还一心一意,不惜使尽了手段也要嫁他的。

    她眼里带着些厌烦之色,显然对贺元慎已经颇为不喜。

    “国公爷对他近来举动有所耳闻,已经警告过他,令人将他关在房中的。”她牵了牵裙子,有些羡慕的望着傅明华看,当日的她虽然不如傅明华举手投足,皆是端庄大气,但也是明艳可人。

    她比傅明华还小了些,可是成婚才多少时间,看上去却比当初似老了十岁。

    “我只消生下嫡子,将来把卫国公府捏在掌中,至于季昭,为他抬几房通房,便足矣。”

    她嘴角边露出一丝冷笑,傅明华正要说话,外头紫亘小步进来,看了苏氏一眼,靠近傅明华耳畔:

    “武安公府的世子夫人,想要见您。”

    丹阳郡主想见她。

    傅明华听到这话,皱了皱眉。

    丹阳郡主见她的目的为何,傅明华心中十分清楚,只是此时的她并不想见丹阳郡主的面。

    苏氏见到这情景,站起了身来:

    “娘娘可是有什么要事?”

    傅明华摇了摇头,吩咐紫亘:

    “将她挡了就是。”

    她不是不想见丹阳郡主,只是这样的当口,丹阳郡主若是聪明,就该知道不能如此。

    定国公府犯的是大罪,燕追却迟迟未对薛晋荣下旨,并非如外间人传言一般,他担忧长公主身体,而是因为他有意将武安公府拖下水来。

    紫亘领命出去,傅明华与苏氏二人已经被搅了谈话的心思。

    她又令人去召了长乐侯府、江洲谢家的人入殿里来。

    苏氏与她时而搭上几句话,白氏等人进了殿内,还没有坐下,外间便响起了丹阳郡主的声音:

    “娘娘,娘娘!”

    她大声的在喊。

    在入宫的命妇都低眉敛目,恨不能装做石头,只求不出错的情况下,丹阳郡主的声音显得十分刺耳:

    “娘娘,臣妇想要见娘娘一面。”

    傅明华站起了身,脸上露出怒容来:

    “大胆!”

    她皱了眉,双手交叠放在腹前,吩咐碧云:

    “将郡主请离,在观风殿前大呼小叫,成何体统呢?”

    她的话没有压制住声音,反倒有意说得大声些了,与殿外的丹阳郡主听。

    只是这话并没有使丹阳郡主畏惧,她带了些哭腔的声音响了起来:

    “娘娘,当日闺中之时,臣妇自问并没有什么地方得罪过您,为何今日想要见您一面,您却避而不理?”

    有宫人在拦她,她却挣扎着想入内来:

    “臣妇只是想见您一面,有些话与您说罢了。”

    傅明华目光冰冷,殿中谢家的人低垂着头,白氏等人瞪大了眼,一副不明就里之色。

    外间传来侍人报唱的声音,紧接着燕追的声音响起:

    “大胆薛氏!竟敢强闯观风殿,对皇后不敬!”他的声音阴沉,带了些戾气:

    “武安公府如今好大胆子。”

    傅明华闭了闭眼,殿中小祝氏及白氏、苏氏等人听到燕追声响,又听到外间传来众人下跪的声音,都忙不迭的起身,有些不知所措的样子。

    “武安公府如今恃昔日功劳而傲,使薛氏失仪于观风殿前,冲撞皇后,传朕旨意,即刻捉拿周绍通父子!”

    燕追不知何时过来的,傅明华出来时,他双手倒缚在背后,丹阳郡主跪在他的面前,不远处武安公夫人浑身发抖,以额头点地。

    他听着脚步声,转过了头来,勾了勾嘴角,傅明华抿了抿唇,目光落在地上的丹阳郡主身上,她此时仿佛大受打击,还有些不敢置信的样子。

    “不是,皇上,皇上求您……”

    丹阳郡主慌忙摇头,她哪里知道,燕追正等着从她身上入手,以夺武安公府兵权的。

    真是瞌睡来了便有人递枕头。

    傅明华冷冷望着丹阳郡主看,她此时脸庞涨得通红,她身后跪着的武安公府夫人此时身体摇摇欲坠,心中怕是已经将丹阳郡主恨入骨子里。

    “我不是,我没有……”

    她惶恐不安的摇头,仿佛犯了错的孩子,目光四处张望着,像是溺了水的人在找寻那根救命的稻草似的。(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