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六百三十一章 弄人

莞尔wrCtrl+D 收藏本站

    而薛涛举报有功,燕追又定会留薛府一条命脉,以续薛家传承,同时亦显君王仁德。

    他是算无遗策,只是傅明华却想到了阴丽芝,不知此时的阴丽芝,心中该是何等悔恨痛苦了。

    薛嬷嬷等人听了这话,都说不出话来。

    虽说如今几人已经离开了江洲,跟随在傅明华身侧,与四姓已经关系不大。

    只是此时听到阴丽芝落得如此下场,也不免有些叹息了。

    “怎么会是他?”

    余嬷嬷忍不住皱眉,她手里还抱着傅明华一只玉足,正轻轻捏拿:“怎么会是他?”

    她又重复了一句,话中透着惊讶之色,显然对此事十分不敢置信的。

    “薛世子夫人对他用情很深……”碧蓝也接了句嘴,叹息了一声,早前还曾听说过阴氏送了嬷嬷至洛阳,为阴丽芝调理身体,想为薛世子开枝散叶的。

    哪知事隔没有多久,便出了这样一桩事。

    “当初娘娘曾提醒过她……”碧云温声提醒。

    当日崔大太太设宴,傅明华曾与阴丽芝见过面,私下说过话的。

    彼时阴丽芝还曾提及,阴氏送来的嬷嬷说她身体遭过人暗算,所以她嫁入洛阳多年,肚子才一直不见消息。

    傅明华还提醒过她,说兴许薛世子亦曾中毒,最后二人不欢而散。

    “娘娘说话,向来不是无的放矢,若当时世子夫人曾将此话记在心上,也不会落得如今下场的。”

    碧云说了这话,薛嬷嬷等人的目光就落到了傅明华身上,她微笑着倚在炕桌上,正轻捻着指尖,听到这桩事好似也并不如何意外的模样。

    “娘娘……”碧蓝忍不住唤了一声,她对阴丽芝如今的下场,好似并不意外,又好似并不觉得痛快的模样,只是被碧蓝唤了一声后,傅明华转过头来,叹了口气:

    “世上的事儿,就是这么有意思了。”

    她曾向阴丽芝借过两回兵器,每一回她无一例外的都曾拒绝了。

    傅明华曾与她说过,她当日不肯借出兵器,将来怕是多的都要送出来的。

    她曾说过让阴丽芝不要后悔的。

    当初她说过的话,还言犹在耳,只是不知如今的阴丽芝是不是已经后悔了。

    定国公府里,薛涛被刘政知亲自令人送进宫中的消息传进阴丽芝耳朵里时,她便已经隐隐觉得不妙。

    阴丽芝只是对薛世子用情很深,但她并不是傻子。

    当初阴氏与容涂英牵桥搭线,还是因为定国公府的缘故,薛涛身为定国公府的世子,对于其中内情多少也是知道几分的。

    尤其是这大半年以来,薛涛有意无意,在向她打听一些阴氏的事,她不疑有他,情到浓时,便将自己得知的事都说了。

    此时才知道害怕!她一晚上眼皮跳得厉害,也总是有些心神不宁的,仿佛要有什么大事要发生了。

    近来定国公府出事之后,薛府的人便没有一日是得了安宁的,阴丽芝为了定国公府的事,又为阴氏担惊受怕,深恐阴氏当初与容涂英勾结一事遭人揭发出来了,近来吃不香睡不好,人都眼见轻减些了。

    她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不时起声问一句:

    “世子可是回来了?”

    薛涛进宫之后,便一直没有消息传回府中来。

    他向来宠阴丽芝,身边连通房都没有再置过,若是回来,定是会回她院中的。

    丫鬟看她眼底下的乌青,便劝慰她道:

    “您不要担忧,兴许世子是想着了救定国公府的方法,才进宫见皇上。”

    阴丽芝听了这话,便更感担忧了。

    薛涛性情如何,阴丽芝是再清楚不过了。

    定国公府上有长公主在,下有国公薛晋荣,凡事轮不到薛涛做主,又有什么样的事,值得他连夜要向皇上秉报?

    她想到了阴家,便吓得浑身直抖。

    丫鬟还在劝她睡一会儿,可是阴丽芝又哪儿睡得着?

    她一面心中觉得并无可能,一面又不由自主的,也想起了当日崔大太太所置办的宴席中,她与傅明华说到自己遭人下毒一事,傅明华与她说过的话。

    “兴许世子也中毒了……”阴丽芝喃喃自语着,下人听得不大分明,有心想要再问,她却不耐烦的挥手:

    “快些让人去二门处,问问世子回来了没有。”

    她掀了罗衾起身,慌乱之中连脚踏上的绣鞋也未踩得齐整,吩咐着:

    “请朱嬷嬷过来。”

    朱嬷嬷是阴氏送来擅调理身体的婆子之一,擅医术,也是当初曾说她身体中过手脚的人之一。

    从当日朱嬷嬷进了洛阳至今,已经有一段时间了,可是当初因为傅明华一句话的缘故,阴丽芝心生隔阂,许久才召她一次把脉开药。

    这朱嬷嬷也看得出来阴丽芝不喜她,每次把脉并不多话。

    此时她将人召了过来,阴丽芝忍了心中慌乱,秉退身边丫鬟,沉声问道:

    “我的身体,如今如何了?”

    她以前不待见朱嬷嬷,每次把完了脉,待她开了方子之后,便令人赏了她就使其退下。

    朱嬷嬷此时听她一问,便愣了愣,阴丽芝此时已经是心乱如麻,没有立即得到答案,脸上便显出狰狞之色:

    “说!”

    朱嬷嬷跪了下去,斟酌再三:

    “奴婢,想要再把一次脉。”

    阴丽芝死死咬住嘴唇,将手臂伸了出来,一面将头别开。

    灯光下,她的眼睛紧闭,牙齿死死咬住嘴唇,睫毛颤得厉害。

    朱嬷嬷的手搭在了她的腕间,半晌之后又伸了手去按压阴丽芝的肚腹:

    “您近来,月信可是准时,色泽是不是极深,且时间极长?”

    她一连问了好几个问题,阴丽芝都忍了心中感受答了。

    朱嬷嬷便踌躇道:

    “奴婢为您开了药方,照理来说,毒应该减轻了许多。”她说到此处,顿了顿:“可是,您的症状不止没有减轻,反倒越发严重。”

    她按压阴丽芝肚腹下侧,她又隐隐作痛的感觉,月事也不如之前了,像是症候较之以往,越发严重。

    身边服侍的下人早就已经被再三的梳理过,阴丽芝便想起了傅明华问的话:“兴许世子也中毒了。”(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