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六百三十四章 后悔

莞尔wrCtrl+D 收藏本站

    当时的阴丽芝天不怕地不怕,还想着自己若是过得不好,也要使薛涛过得更不好。

    他若不碰自己,而宠其他贱婢,她拿来一个杀一个,来一对打一双。

    若他因为这个赵氏之死,而与她越发生疏,她便要薛涛断子绝孙,从此一个孩子没有才好!

    阴丽芝想起自己当时曾与傅明华说过的话,眼睛瞪得越发大了。

    可是与她所想的并不一样,薛涛并没有自此之后疏远她,反倒像是受到了教训,与她亲近了。

    一开始她还颇为警惕,可时间一长,她原本已经嫁薛涛为妻,在他有意小心温存,处处体贴周到的讨好下,自然便与他夫妻情感和睦,当初的种种过往,便如梦境一场,被她抛之脑后了。

    此时若不是薛涛主动的提起这赵氏,阴丽芝恐怕压根儿就想不起她这个人的。

    但没想到,他会因为这个赵氏,而后来假意体贴,向她下毒,使她受尽苦楚,还连累了阴氏。

    她想起昔日傅明华曾对她说过的话,当时听来觉得并不中听,她那时在洛阳朋友不多,能被她看得上眼的就更没几个了,傅明华数次向她说教,时间一长,她也是不乐意的,自此两人疏远了。

    “你现今是不是后悔了?”

    薛涛看着她冷笑,她咬着嘴唇,确实是心中后悔了。

    若早些对他有点防备,无论如何,也不至于走到这样地步的。

    “你阴氏图谋造反,你父母、家人,全都要死!”

    他有些轻蔑的笑,一旁彭氏听到薛涛当众将‘阴氏造反’这样的话说出口来,吓得心惊肉跳,连忙要来拦他,阴丽芝悔得肠子发青,脸色惨白,不甘示弱:

    “定国公如今也在大理寺里!”

    薛涛便有些意外,随即‘嗤笑’了一声:

    “到了这样的地步,你的性格还是如此。”

    他神情冷漠,一张还算俊秀的脸庞布满阴郁。

    面对彭氏急匆匆的哭喊,他脸上不见半分动容,大理寺中性命不保的薛晋荣也不能激起他半分怜悯与怒气。

    不知为何,阴丽芝仿佛想到了什么一般,突然手掌紧握成拳,抵在地上笑出声来。

    “你笑什么?”

    薛源看她这模样,眼里露出厌弃之色。

    若是先前,阴丽芝被他如此一看,怕是心里已经痛苦难当了。

    两人是结发夫妻,不论先前他是虚情还是假意,都曾好过几年的时间。

    可是薛源为了当初一个死去的侍妾,却处心积虑多年,又害她身体不能有孕。

    她笑了一声,看薛源已经忍无可忍,才低声道:

    “你是不是讨厌我?”

    他眼里带着毫不掩饰的厌恶之色,显然讨厌她这样的人。

    她话一问出口,薛涛果然就道:

    “是!”他忍了几年,直到此时才一泄心中的恶气:

    “我厌恶你这样的人,出身世族,张扬跋扈,视人命如草芥,眼里瞧不起每一个人,心中只有利益算计,对当初的我呼来喝去,全无半分女子柔情!”

    他指着阴丽芝,张嘴便数了她好几条罪:

    “寡毒无情,没有半分人性。”

    他说得越多,阴丽芝便笑得越厉害,直笑得薛源脸色铁青:

    “你笑什么?”

    彭氏忍了心中的难受,上前一步:

    “好了,闹成这样,成何体统?”

    他不理不睬,阴丽芝笑了一阵,哆嗦着伸手去扶雕栏,颤巍巍的起身:

    “你恨我当时打死你的心尖子,你恨不恨,”她说到此处,顿了片刻,她苍白的脸掩在团团散乱的乌发中,脸上泪水纵横,却嘴角边带了一抹讥讽的笑意:

    “你又恨不恨,当时并没有阻止我,又没有护住了你的心尖子的……”

    她抬起头来,望着彭氏看,这眼神直看得彭氏心惊胆颤,还没说话,阴丽芝缓缓道:

    “……你的母亲。”

    她一脸嘲讽,倚栏看他,薛源紧抿着嘴唇,没有出声。

    这一刻彭氏心中仿佛是被人兜头一盘冰水浇了个透。

    当初一个小小通房之死,谁都没有把她放在心里,却又没有料到,在多年以后,这桩事会成为薛源心底的结,今日为夫妻、母子间带来如此大的裂痕。

    “扶世子夫人回房。”

    彭氏浑身直颤,儿子的沉默比他的大怒更令她恐惧。

    她没想到这样多年来,当初一个微不足道的女人,会造成这样大的影响。她强作镇定,吩咐下人扶阴丽芝回屋去。

    阴氏遭劫,薛源举报有功,定国公府上下数百余口,倒是逃过一劫。

    阴丽芝被下人扶住,她身边的人跌跌撞撞来扶她进屋,今日之事后,哪怕她能活得了性命,可是闹得这样大,众人都知道她是会失宠的。

    更何况娘家这副模样,她又无子傍身,将来下场可想而知。

    她身边的下人都有些忐忑,阴丽芝低垂着头,散落下来的秀发将她脸庞挡住,她笑得眼泪直流:

    “你讨厌我这样的人,可是薛源,你有没有想过,如今你也变成了你最讨厌的性子,你也与我一样,无情无义!定国公的死罪,不能使你动容,你母亲着急与否,你也并不关心。你口口声声说着是为当日的赵氏报仇,可是你凭心而论……”

    “将她带走!”

    薛涛听到此处,突然勃然大怒,厉声喝斥:

    “将她带走!”

    “赵氏的模样,你心里还记得几分?”

    阴丽芝笑得厉害,那垂医学下来的发丝因她动作直抖:

    “你怕是都早记不得了!口口声声喊着为赵氏报仇,不过是因为你知道,当时的你懦弱无能而已!你讨厌我的种种,都成了你的如今。哪怕你一辈子不见我,你照着镜子时,你还是能看到我的影子,哈哈,哈哈哈……”

    “带走!”

    薛涛重重的一挥手,下人将阴丽芝带进了屋里。

    他还不解气,上前将门‘嘭’的一声带拢,仿佛将自己最讨厌的东西关进了屋中,才双手抓着门拴,脸色难看。

    外间传来彭氏与儿子说话的声音,阴丽芝前一刻还在笑,后一刻被丫鬟婆子带进了屋,才开始流泪。(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