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六百三十六章 殊途

莞尔wrCtrl+D 收藏本站

    小祝氏送来阴丽芝的消息,与其说是怜悯阴丽芝,四姓同气连枝,倒不如说是谢家借此机会投石问路,看皇帝对待世族的态度而已。

    所以此时阴丽芝的要求不能拂,同时也要安谢氏之心。

    谢家拖延时机,寻求解救之法,朝廷又何尝不是?

    只是她想起当初骄纵任性的阴丽芝,仍旧是摇了摇头,叹了口气。

    她就如一团火,明艳亮丽,使人靠近便会受伤,却又终归是燃尽。她从淮南嫁往洛阳时,这样的性格,怕是根本没有料到,自己会选了一条与谢氏一模一样的路。

    记忆里那张鲜活的脸,到了后来渐渐变得尖锐,怕是她自己也该有所感觉的,嘴上虽然不承认,但她的性情却是大变了样。

    傅明华拂了拂裙子,笑了一声:

    “不说她了,昭儿呢?”

    乳母还没有将儿子抱来,燕追便先过来了。

    外间天气阴沉沉的,寒风‘呼呼’的吹,一副冬雨欲来之势。

    “阴氏自尽了?”

    两人绕着观风殿长长的回廊,向上阳宫方向行去。

    阴丽芝的死他也得到了消息,傅明华点了点头,垂眸去看两人紧握的手,越靠近上阳宫,便离洛水越近。

    已经快到十一月,河面开始结了霜冰,寒气逼人。

    这样的冬日里,他的手却十分温暖,将她的手牢牢包裹在他掌心里。

    “她托江洲的人送来了消息,想要献阴氏武器、盔甲,以换薛府的人为阴氏陪葬。”

    说到此处,傅明华不由扬了扬嘴角,阴丽芝临死反扑,也要咬下薛府一块肉来,倒与她之前性情相符。

    燕追听她话中所说,不由便将话含在嘴边回味:

    “托江洲的人?”

    他转过头,意有所指。

    夫妻俩说话间,对江洲的人愿意插手这件事的态度就已经心中了然了。

    傅明华微妙的点头,燕追便轻轻笑了一声:

    “那就如她所允。”

    这样的决定也与傅明华一开始打算不谋而合的,两人说了几句,傅明华没有再问他要对阴氏如何处置。

    绕过长长的游廊,进了上阳宫后,燕追拉了她的手,往西北面宫台行去。

    那里位置高,站在上面能将下方洛水的情景尽收眼底,河面风一吹来,傅明华还没裹紧皮裘,燕追已经展开大氅,将她搂进了自己怀里。

    “你看那里。”

    他一手揽在傅明华臂间,一面指着水面,侧了头与她说话。

    燕追手指的方向,似曾相识。

    不远处是洛阳皇宫连接上下宫的廊桥,她曾在当年应卫国公府之邀,乘舟从此处经过,与燕追见过。

    他的手掌隔着厚厚的衣裳,轻轻在她臂间摩挲,侧脸过来看她时,目光幽深:“那时我听说你应邀泛舟洛水,在这里等你。”

    当时的他年纪还轻,心中对她有朦胧的好感,打听到消息之后,便想方设法的来上阳宫这里等。

    甚至他站在宫台上时,还不知道傅明华会不会来到这里,仅凭心里那一丝念想,他在这里便等了两刻钟,看着她的小舟才这边摇来,她还在望着洛水两岸风景,他却已经站在宫台之上,将她尽收眼底。

    “当时我心里就在想,卫国公府的人放贴,宴请洛阳不少人。”

    如今他已经佳人在怀,可提起‘卫国公府’几个字时,却依旧有些咬牙切齿。

    傅明华含笑仰头与他对视,他头发挽起,眉目深邃,鼻梁坚挺,低头盯着她,说话间呼吸吹拂在她头顶:

    “洛水这样宽,我在这里等,如果能见着你,你就是我的。”

    事后证明,上天也是在有意撮合两人,处处给他提示与机会,她的小舟从雾蒙蒙的水面上遥遥飘来的那一瞬间,燕追便对她势在必得,再没想过取舍。

    当日崔贵妃还曾一脸郑重的问他,会不会后悔。

    选她而弃魏敏珠意味着什么,年少时的燕追是十分清楚的。

    他选择的是艰难无比的路,他拿了论钦陵首级之时,险些没命回到洛阳。

    可是在立下大功的那一刹,他不是在为了自己拿了功劳,得了嘉安帝的赞赏而欢愉,却是欣喜着自己与她之间的距离又离得更近。

    他娶她,与利益前程无关,只是希望自己足以强大到可以光明正大拥她入怀,而不掺杂家族利益。

    傅明华仰了头,承接他点点的轻吻落在她额角、眉心,他说出的话仿佛将她的思绪也带进了几年前的时光画卷里。

    他的骄傲形于外,性情却内敛而谨慎,防备极深,如高山,令人仰望。

    她却与他不一样,如果说阴丽芝出身世族带来的傲气浮于眉睫,她便是隐在骨血中,散于举手投足之间,一个眼神,一个动作。

    燕追似山,刚烈冷峻逼人,威压重重,那她就似水,温柔潋滟,却不动声色,将他倒影尽纳入自己怀抱里。

    无论山多高,总与她相辉映。

    她心中动容于燕追对她的心意,那时他不说,她只是抗拒,此时想着,才觉得心中有些后悔。

    “当初答应你,上巳节时陪你泛舟洛水。”他目光里飞快掠过一道暗色,伸手替傅明华理了理被风吹乱的秀发,目光如海深:

    “元娘,你是不是也应该答应我一个请求?”

    她点了点头,被他大氅罩住下的双手环在他腰侧,温柔的问他:

    “三郎想要什么?”

    两人上阳宫里忆昔日的情景,使她心里软成一片,身上被他气息包围,这冬日的寒风也不觉得有那般凛冽了,他伸手放在她脸颊一侧,勾了她将脸仰起了一起,低头在她耳边小声的道:

    “什么都会答应?”

    他说话时吹拂出的热气温柔的抚过她耳侧,燕追语气有些不大对劲儿。

    似是有意无意,嘴唇轻轻抿咬住她晶莹剔透的耳垂,傅明华脸颊微红,隐约觉得有些不大对劲儿,却又说不出来到底是哪里不对,听他催促的问,便又晕乎乎的又点了下头,他勾了勾嘴角:

    “下次床榻之上,我要从后而入,不许说不许。”

    “……”(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