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六百四十四章 再掀

莞尔wrCtrl+D 收藏本站

    至于银钱,当初燕追强抢容氏百年积攒,容涂英执政以来,曾靠买官卖官赚了不少银子,一并被他当日送到了禅定寺,容涂英伏诛之后,他的党羽亲信自然是一一落马,昔日在他手中买卖官爵的人自然也都一一遭燕追清算。

    众人在大骂容涂英,并遭其连累的同时,那批银子却落到了燕追手里。

    如今修建国子监,恰好这批银两解了燃眉之急。

    贺元慎被燕追喝斥跪在大殿下的台阶旁时,整个人出殿时都是有些浑浑噩噩的。

    事发之后,翰林院中一干学士上书,请求皇上网开一面。

    燕追来到清宁宫时,眼中余怒未消,显然此事与谢家是脱不了干系的。

    两人坐在亭下,傅明华亲自烧了水为他泡茶,一面拿了茶叶轻轻碾压成粉,动作不疾不徐,燕追心里的杀意便在她认真的神色下散了大半。

    那茶才刚炙过,她每碾一次,便发出轻微的响声来。

    旁边放着筛,待碾好茶好,用筛子只取最细嫩的茶粉,而去其糟粕。

    她每一个动作都仿佛可以入画,才刚筛好茶粉,炉上水便开了。

    傅明华才刚要起身,燕追便按住了她的手:

    “我来。”

    她微笑着,便坐着没动,燕追将水倒入碗中,香气便扑面而来。

    “这是今年南沼进贡的月光白。”

    傅明华点了点头,将茶碗小心翼翼的端了起来,每吹一口气,茶香四溢,入口回甘。

    燕追喝了两口茶,眼里已经露出笑意来。

    他身上原本腾腾的杀意此时收敛得一干二净,陪傅明华喝了两盏茶,才搁了茶碗:

    “今日的事,元娘应该也听到了吧?”

    夫妻之间,傅明华也没有隐瞒,听他一问,便微笑着也放了盏:

    “听说了,卫国公府世子遭皇上喝斥,跪在了宣徽殿下的台阶旁,跪了三个时辰。”

    “事情传得倒是快。”

    燕追笑了两声,眼里露出阴戾之色:

    “世家的手,伸得太快。”

    昔日的世家,就如一条蛰伏的龙,等待着时机成熟罢了。

    当初太祖废九品中正制而开创科举,谢家怕是就等着这一天。

    燕追在向阴氏动手时,谢家也在一旁虎视眈眈。

    门阀世族的力量有多强,从他前一刻准备设国子监,打草惊蛇之后开始,谢家便借贺元慎来了个反击,速度还如此之快。

    当日先帝虽除去以容氏为首的门阀世族,但真正艰难的还是四姓这样于燕氏并无好处的祸患。

    翰林中的学士都是由燕追亲自提拨,将来这些人出了翰林院,会被任派到大唐各个州府郡县。

    燕追不敢去想,若这些人仍以谢氏马首是瞻,将来的大唐怕是仍会受世族把持,情景怕是比之先帝时期更加艰难。

    当年的太祖背负骂名,才压制了四姓多年,留给嘉安帝艰难的局面。

    可如今先帝才将大唐交到他手上不到一年,便出了这样的动乱。

    燕追眯了眯眼,他如今握笔执政,可当初他却是从马背上得到军权,骨子里杀意浓烈。

    他脸上露出狠色,傅明华却伸了手,放在了他手背上,他愣了一愣,本能的反手将她握住,将她脂香满溢的手放到唇边轻轻啄了啄,眼神渐渐柔软了下来。

    “元娘?”

    燕追温声的唤,傅明华任由他将自己握住,沉吟片刻,才叹了口气,说道:

    “三郎,翰林院中的学士大多自江南,受谢家驱使而来。”燕追点了点头,两人原本并靠着跪坐在束腰方几两侧,虽说她离得原本就不远,可燕追心中却觉得不大满足,手臂稍一使劲儿,便将她一把拉进了怀里来。

    她伸手来推他胸膛,燕追却以手肘将她鹅黄绡纱袖摆压制住,她挣扎不得,那轻薄的阔袖往下滑,露出一截如新剥荔枝一般的凝香皓腕来。

    “我近来总在思索,”

    外间杨复珍等人仍在,可他却仍霸道,她也就半靠在他臂弯里,提及这段时间也困扰自己问题来:

    “翰林院中的学士三郎不可不用,只是却不能大用。”

    可为小官,却绝不能入朝为大官。

    若为小吏,无论是受谢家驱使,还是受天子驱使,都如车马一般,可为燕追用,却掀不起什么风浪来。

    他应了一声,美人儿在怀,明明她说的是正经事,可是燕追却有些心猿意马了起来。

    她半躺在他怀中,胸前拥雪成峰,那淡紫色的诃子衬得肌肤晶莹无暇,露的一截粉腻的胳膊亦是柔软,香气似兰。

    “……依我看来,此时翰林学士有空管卫国公府世子的闲事……”

    她细声细气的说着话,可此时燕追却显得有些心不在焉,他的手轻轻在她腰侧游走,挑开轻薄的凌罗,抚摸细腻的胸线。

    傅明华又想挣扎,他却抚了抚她头发:

    “接着说。”

    他的手隔着诃子轻轻勾划,使她双腿都紧绷了起来,这样怎么说得下去?

    她含羞带嗔的看了他一眼,他却握了她胳膊,懒洋洋的催促:

    “说!”

    傅明华被他握住,只得接着道:

    “三郎有没有要为他们寻些事做呢?”

    他没有出声,可是依傅明华对他的了解,燕追心思慎密,行事周全,不可能没有想到这一点。

    果不其然,下一刻他并没有隐瞒,只是将傅明华揽得更高了些,低头在她耳畔小声的道:

    “我欲重编《世族志》!”

    傅明华一听,便眼皮重重一跳。

    当年的《氏族志》曾引起多少血雨腥风,哪怕是发生在傅明华还未出生之时,可事后她也隐约曾听说。

    事态好不容易平息,燕追却又有意效仿太祖当年举动,她嘴唇动了动,正要开口,却似想到了什么,愣了一下,又紧紧抿住嘴唇,眼中露出惊疑不定之色来。

    乍听燕追重提编修《世族志》,使人第一时间想到的便是太祖当年令人修《氏族志》的情景,也容易使人想到当初被血洗的世族。

    可是当年的世族已经尽数湮灭于几十年时光中,如今剩下仅存的便是四姓罢了。(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