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六百四十七章 行之

莞尔wrCtrl+D 收藏本站

    他笑了笑,转过身来看着姚释:

    “昔日定国公府上已逝的阴氏曾来秦王府做客,问过她一句话,为何府中如此多木香?”

    姚释听他这样一说,便明白燕追心中的想法了。

    大家都是聪明人,与聪明人说话,点到为止即可。

    只是姚释此时却不得不赞叹傅明华的聪慧与敏锐,心思又十分细腻,世族扰局这样的事,以她的看法整理,又别有一番不同。

    “南橘北枳,长于江南的木香,移植于洛阳,却未必能开得出江南的花来。”

    燕追轻声的笑,语气中却杀意毕露:

    “朕只想知道,江洲的谢氏,若离了江洲,是不是仍能维持这样的辉煌!”

    他转身又向高台上走:

    “世族重传承,视传承重于珠宝玉器,虚名倒反能驱使人。”他提了衣摆,折转过身来,居高临下望着那桌案、那龙椅,这椅子是嘉安帝曾坐过的,他当年也数次进出过这宣徽殿的上书房。

    此时的燕追仿佛在与早已崩殂的先帝对望,“先帝曾说由易而难,朕却要反其道行之,断谢氏传承,逼谢氏搬迁,十年之后,不知谢家还能否有如今威名,朕要睁眼瞧瞧了!”

    姚释弯压了背脊,听了这话,好半晌才问:

    “皇上此言不错,只是要令世族搬迁,非同小可。师出无名,只会遭人诟病罢了。”

    他这话一说出口,燕追便笑道:

    “事在人为,这才是今日朕召你来的缘由。”

    他坐了下来,桌案上茶水已经凉透,只是机敏的黄一兴却早就已经察觉到了,在他还没有伸手去摸茶杯时,便已经换了新沏好的茶水上来,燕追端起茶杯时,那水微微有些烫口,却不是难以下咽的温度。

    这是今年岳阳郡新呈的贡茶,他喝了一口,觉得不错,转头吩咐黄一兴:

    “送去清宁宫了没有?”

    他还在与姚释说着正事,却突然调头问起这个,显然爱妻之心极深厚。

    黄一兴便恭敬道:

    “回皇上的话,已经送过了。”

    燕追点了点头,又若无其事转过脸来,仿佛前一刻他喝到了甘沏醇美的茶水,第一时间便想与妻子分享是天经地义一般的事,他甚至不见丝毫尴尬,又接着说道:

    “我要从高甚下手,你令人将他杀了。”

    他将茶杯放在桌上,说话时伸手弹了弹因坐下来而微皱的衣角,神情温和。

    姚释愣了一下,下一刻便领会了燕追的意思,怕这才是早朝之后,他将自己留在宣徽殿议事的意图了。

    而燕追要杀高甚,却又不愿寻了名目,光明正大的冲他下手,反倒要借自己之手,显然有将高甚暗杀的意思了。

    殿中黄一兴等人听了这话,都低垂下头,个个不敢吭声。

    姚释想起高甚与昔日陆长元有染,又疑似前朝余孽,当下略一思索,便应了一声,燕追再与他商议了一番,才令他退下了。

    将桌上的奏折批阅完,燕追看了时辰,已经是午时末了,傅明华有午睡的习惯,他想了想,若自己换了衣裳过去,坐上一阵她便该起来了,遂扔了笔准备收拾一番去清宁宫。

    清宁宫里一片静谧,树梢之上的鸣蝉早就被人扑了下来,一路行来时,热气扑面而来。

    黄一兴一手提着衣摆,一面拿了扇子,追在燕追身后扇。

    还未进宫,黄一兴要喊,燕追便伸手将他止住了。

    他知道皇帝心意,向程济打了个眼神,示意程济先行一步去打招呼,宫里大宫人今日是碧云与碧蓝当值,看到燕追过来时,宫人内侍跪了一地。

    “早膳前张嬷嬷抱了殿下过来,殿下不肯离去,娘娘便留了殿下,才睡下一刻钟左右。”

    碧云小声的解释着,张嬷嬷是燕昭新换的乳母,为防止皇子与乳母亲近而疏远生母,所以大唐自建朝以来,历经三代君主,自嘉安帝时期,身边宫人内侍便一拨一拨的换,就是防着有後宫之中侍人、宫人太过亲近皇子,而引起祸端的。

    燕追小时也是如此,到燕昭时自然也是差不多。

    他年纪还小,身边侍候的宫人也多,乳母则是换了好几个。

    燕追点了点头,放轻了脚步进屋,屋中摆的冰盆并不多,窗柩半撑着,屋角燃了檀香,青烟袅袅,使燕追没来由的觉得一路行来的浮燥都散去几分了。

    床榻之上的纱幔只放下了一层,绣了团团芙蓉,他以指尖挑开了纱帷,榻上一大一小两个睡得正香。

    傅明华穿了降绡薄纱裙,若隐若现的粉色轻罗包裹着她丰润的玉臂,胸前酥/香若隐若现,脸贴着瓷枕,乌发披散着将脸庞掩了大半,只隐约见一点朱唇。

    相较于傅明华规矩的睡姿,燕昭便手足摊开,一只小脚搁在傅明华身上,小衣裳散了开来,露出里面遮了肚腹的抱腹。

    燕追看了儿子一眼,见他嘴唇不停蠕动,不由啼笑皆非,目光又落到傅明华身上了,他坐了下来,俯下身。

    傅明华向来警醒,觉得有些不对劲儿睁开眼时,他的嘴唇已经落了下来,一下便将她馥雅香唇咬住。

    他的胳膊绕过她身下,穿过丝丝秀发,轻松将她揽入怀里。

    母亲一动,燕昭便往角落里滚,拽着幔子的一角缩成一团,又沉沉睡去了。

    傅明华还没反应过来,燕追的手便伸到她腰侧,轻轻便将腰带勾开了。

    天气虽热,可她身体却是触手温凉似玉,胸前沉甸甸的软/玉被他握在掌中把玩,她将头埋进燕追怀里,察觉到他的意图,颤声道:

    “昭儿……”

    “让人将他抱走!”燕追脸色有些难看,说话时嘴唇在她头顶亲了又亲,手上力道逐渐加重,也使她气息有些不稳了。

    “不行。”傅明华揽了他脖子,小声的说:“不行的。”

    若是将孩子抱走,碧云等人自然知道他的意图。

    她挣扎了两下,却又不敢太过大力,就怕将燕昭吵醒。

    可是这点儿力道又哪敌燕追,最终仍是被勾了下巴直吻得气喘吁吁。(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