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六百五十章 嘲讽

莞尔wrCtrl+D 收藏本站

    若不是看在贺元慎出身卫国公府,洪少添早就给他一些排头吃,拿他当成疑凶关押起来了。

    “怒极攻心亦是无补于事,我劝左拾遗早些画出凶人模样,我自会奏请皇上,全城禁严,捉拿凶人。”

    他淡淡回了贺元慎几句,直堵得贺元慎心中憋屈,却又说不出话来,许久之后冷哼了一声,提笔便画。

    此时他强忍恐惧,忆及凶人样貌,竟记不大清长什么模样了,只记得骑了匹棕色的马,穿了灰色粗布短打半臂上衣,至于交领乃是左衽还是右衽便记不大清了,只隐约记得半臂下,那双结实有力的手臂,轻而易举的将高甚脖子勾穿,拖着他走了很长一段距离。

    贺元慎想到此处,打了个寒颤,脑海中浮现出一双凶狠的眼神,及上唇的胡髭,实在吓人。

    他动笔在纸上画完,自己则是越看越像,仿佛又忆起了午时的情景,将笔一扔,再不敢看了。

    洪少添原本有些担忧,这贺元慎未出仕时,也是在洛阳颇有才名的,他的诗书字画受到一干权贵子弟推崇赞赏,此时他又见过下手之人,洪少添还怕他画得栩栩如生,使自己难办。

    但这会儿一看画中模样,便忍不住勾了勾嘴角,不说话了。

    凭心而论,贺元慎为官不成,画却是好的。

    只是大唐市井间的男儿,大多打扮都是他画中所描出来的这般样子,不是穿短打上衣配粗布裤子,便是着道袍,普通人家,穿儒衫的都少之又少,贺元慎画的这模样,出外随意一捉拿,捉回来的人便能将大理寺的牢狱撑破。

    洪少添心中虽然不以为然,但仍是令人临摹之后张贴于城门四处各榜之前。

    他这不痛不痒,一副公事公办的模样又激怒了贺元慎,两人嘴中争执了几句,恰逢宫中有旨,洪少添便将贺元慎画好的人物肖像一卷,显然准备带进宫去。

    大理寺少卿一见他这动作,不由小心翼翼的问:

    “若大人将画带走,可是晚些时候再临摹了?”

    洪少添看了冷着脸的贺元慎一眼,笑了一声:

    “世子仍在此处,使他再画一幅便成。”

    一句话将贺元慎气了个仰倒,欲与他再争执,洪少添却不肯理他了,转身便出去。

    宫中燕追下令全城禁严,照贺元慎的画捉拿凶人,只是连着七八日,却不见凶人踪影,大理寺中人倒是捉了不少,却大多都在口喊冤枉,没有人招认。

    当日行凶之人所骑的马匹倒是被人找到,只是凶手是谁,却仍不得而知。

    朝堂之上,燕追对大理寺中、刑司的人斥责得凶,却是雷声大,雨点小,时间一长,朝中不少人便都回过了味儿来,唯有贺元慎十分着急。

    他急于想替高甚申冤,可随着时间的流逝,此事极有可能不了了之。

    初四早朝之时,同平章事李辅林进谏道:

    “皇上,如今大理寺、金吾卫中的人大肆在市井间抓人,庶民之中已经流言四起,而今人心惶惶,臣以为,先安定民心,才是首要之事。”

    大理寺卿洪少添及金吾卫所的夏侯慎便显得尤为无辜:“臣等也是奉命行事。”

    “事情已经过去几日,皇后娘娘千秋在即,先帝、先太后的祭日及大皇子周岁礼也即将到来,高侍郎之死,不如先缓上一缓,以免误了大事。”姚释也握了象笏,上前一步说话。

    燕追没有出声,朝列之中贺元慎听了这话却是难以释怀,连忙出列:

    “下官以为,自太祖建朝以来,数十年的时间,天子脚下,从未发生过如此恶事。高大人乃是朝廷命官,有凶人却胆大包天,敢光天化日之下向他行凶,行迹恶劣,实在不可容忍。”他大声的反对姚释等人的意见,力排众议请求燕追再加派人手追查。

    说到激动处,贺元慎险些与人争执起来,一场早朝君臣都是不欢而散。

    下朝之后,众人都不给他好脸色,他却不以为意,下了早朝,又取了谏纸上书皇帝捉拿凶人。

    只是上谏的折子最终却如石沉大海,得不到一丝回音。

    他日日忧急如焚,又试图联络昔日一干旧友出面,想为朝局施加压力,使燕追多追派兵力捕寻凶手。

    只是昔日他的知交好友,顾喻谨已死,柳世先不过是靖王府不承爵的次子,又未入仕,起不了多大作用的。

    忧愤之下,他更是郁郁寡欢,卫国公的警告只是让他越发心中对于这世道有些失落而已。

    六月初九傅明华生辰之时,普天同庆,街道上四处听闻得众人欢乐之声,燕追赐宴于含元殿,他随众人入殿,也是愁眉紧锁的样子。

    清宁宫内,傅明华接受着众命妇的朝拜,众人欢呼声中,她有些走神。

    她想起了如今早已不在世的太皇太后及崔贵妃,如今也该称为崔太后了。

    当初她第一次坐在高首之上,受众命妇朝拜地之时,是当时的崔贵妃拉她一道坐在上首的。

    她微微的恍神,碧云几人都没有注意到,她便已经被命妇的朝拜声惊醒了过来。

    人群中有好些熟面孔,丹阳郡主、卫国公府苏氏、魏敏珠等人都在,众人的心思包裹在浓妆之后。

    殿外尚有不少命妇在等候,薛嬷嬷捧了早就备好的花茶出来给傅明华润喉,她侧身去喝茶时,便看到殿后杨复珍的身影,正远远的冲自己行礼。

    傅明华捏了帕子压了压唇,吩咐碧云:

    “将杨复珍唤来。”

    她低垂着眼睑,睫毛纤纤,发丝全被梳了起来,头上云鬓插满花翠,垂下来的黄金镊一晃一闪的,十分美丽。

    碧云福了一礼,退了下去,不多时杨复珍便上前来,亲自净了手弯腰为她托着托盘,傅明华放了手边的杯子上去,他便低声道:

    “娘娘,含元殿里左拾遗与大理寺卿起了争执,险些打了起来。”

    下方的人离得较远,没有听到杨复珍的话。

    高台之上碧云几人却将头低垂了下来。(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