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六百五十八章 圣心

莞尔wrCtrl+D 收藏本站

    谢老爷大声的吩咐着,下人忍了泪就回:

    “救回一些……”

    只是一些祖宗牌位却被随水冲垮,混在一堆木头渣子里。

    有些残渣断木,还漂浮在水面上,谢家的人慌忙伸手去捞,却只捞到了几截碎木而已。

    谢利亨重重的将手拍在水面,水溅了他一脸,他的眼神中露出几分狼狈之色。

    水势越涨越快,王嵩得到消息往谢家这边赶来时,郭翰也带了人赶到了。

    此时的谢家仿佛经过了狂风骤雨袭击下的树,枝残叶落,惨不忍睹。

    此时天色未明,王嵩看着谢家这光景,心当时便直直的沉了下去。

    郭翰脸上带着若隐似无的笑,谢家人看他的眼神却像是恨不能将他生吞活剥了似的。

    “早知如此,还不如我早些时候,送诸位先往洛阳北上,避开这场灾祸了!”

    他扬了扬嘴角,谢家的人听了他这话,气得各个脸色铁青。

    郭翰却不理睬,转头径自对面色惨白的王嵩道:

    “王太守,江洲之地怕是也遭了水患,此时夜深,我与齐王爷商议过,与他兵分两路,他带了一路人手,立即赶往领灾民撤离。”

    王嵩失魂落魄,此时也没心思分顾两边,听了这话便点头,感谢道:

    “如此再好不过,真是多谢大将军了。”

    谢家人的目光恨不能将郭翰生吞活剥,郭翰却笑得见牙不见眼。

    这一场水灾来得迅速,事前没有半点儿讯息。

    只是谢家向来占于高地,虽说离浔阳江头极近,可这几年来,王嵩治水,总是先着重治理浔阳江,二十年来,江洲数次水患,谢家却一直安然无恙。

    此次水患一起,谢家遭受了波及,谢家人心中便已经有了怀疑。

    天亮之时,郭翰与王嵩领兵奋力为谢家抢救物件,只是大部份的古玩字画在洪水中化为乌有,祖籍传承等亦是毁了大半,族人在洪水中被冲散,此时天亮一看,昔日风光无限的谢家,显出几分凄凉之色来。

    王嵩在短暂的惶恐之后,很快回过了神来。

    他毕竟在江洲一带任职多年,对于洪水亦有经验,冷静之后咬牙吩咐了一队人马去加筑河堤,又向郭翰借了些人,一面则是挖渠引水。

    谢家因为位置算高,郭翰下手之时又有分寸,是以洪水逐渐一个多时辰后被控制住了。

    只是谢老爷望着残垣断瓦,及漂在水面的碎木渣,脸色阴沉得能滴出水来。

    “谢老爷节哀顺便。”

    郭翰咧着嘴,寻了一位水稍浅的地方站着,披了蓑衣,挽了裤腿,雨水顺着蓑衣的边沿往下滴,他说话时伸手去推一侧斗笠,眼里带着毫不掩饰的幸灾乐祸之色:

    “天有不测风云,至少谢老爷未出事,还好端端的站着。”

    他说出口的安慰话令谢利镇、谢利亨兄弟二人都额角青筋直跳,两人一宿未眠,顾着抢救书籍竹册,眼底布满血丝,头发早就乱了,一副狼狈不堪的模样。

    郭翰哪里怕他们两人的瞪视,只是盯着谢老爷看。

    谢老爷忍了怒火,并不理睬郭翰的话,只吩咐长子道:

    “去清点一番,如今余下的东西,还有多少。”

    传承多年的世族,在意的不是钱、不是帛、不是米、不是盐,而是那一箱箱的书简,一卷卷的书册。

    未出事时,谢家的书籍被精心爱护摆放,外间一书价值非凡,谢家却有几屋藏书。

    只可惜这一场水患将谢家几百年心血化为乌有,谢老爷话音一落,谢利镇便带了些哭音:

    “只剩七箱了。”

    他伸手去指一角,千金难买的降香黄檀此时被水淋湿,里面装满了抢救回来的书籍字画。

    谢老爷看了一眼,心中那股隐忍的怒火‘腾’的一下又冒了出来。

    这些书籍沾湿了水,哪怕就是抢修之后,怕是也再难能保存下来多少,起码是要再去十之五六。

    他想到此处,只觉得天旋地转,人直颤抖。

    “这里还有一页残卷,你们要么?”

    郭翰突然张口喊道,他的话吸引了谢家人的注意,他面前昏黄的水流往前淌,一张纸在水中沉浮,谢家人脸色一振,谢利镇正大步要过去,郭翰已经抢先一步弯腰将纸抢了起来,纸张贴在他手上,他伸手便要去揭,谢利亨见到这情景,连忙便喊:

    “不可。”

    纸遇水本来便易化,沾在物件上,不可去生拉硬扯,唯有稍后烤干一些,再慢慢揭开了。

    郭翰却不理他,手一摸一搓,纸便化为黄浆,他看了谢利亨一眼,谢家的人气得脸色发白,他却嘴角勾了勾。

    王嵩自然也看得出来这位郭将军与谢家之间矛盾重重,他能理解谢家人心中的感受,不是书香传承的世家,是不能懂那种痛苦。

    只是事到如今,他也唯有先劝谢家撤离再说。

    这里的东西不毁也毁了,撤到高处,先将余下的物品抢救回来再说。

    郭翰领了兵马,护送谢家的人离开,谢氏的人因为太多,分为数批运送。

    谢老爷被迫上了软轿时,不知为何想起了赵国太夫人临终之前,曾说过的一句话。

    那时的崔氏问的不是子孙后代,不是谢家将来如何,她老人家已经竭力谋划,所谓谋事在人,成事在天。

    她念的,是当初郭正风所批的那九字箴言:

    “天将变,灾难至,人分离,究竟,究竟应没应验?”

    那时的谢家人自然都是认为这九字箴言早应了,所谓天将变,难道不是指改朝换代?灾难至不是因为燕太祖打压世族?

    谢家多年以来,心怀警惕,防的就是‘人分离’,可是大唐建立至今,哪怕皇室不喜世族,但谢家却依旧好端端的存在,众人都以为,这当初郭正风所批的箴言,怕是早就已经应了验。

    可此时谢老爷再想起,却想到的是,‘天将变’,兴许不是指改朝换代,而是指大唐燕氏两位帝皇的交接,嘉安帝传位于燕追,所谓的‘灾难至’,也不是燕太祖打压世族,而是这一次真真正正的‘水患之灾’!
  • 背景:                 
  • 字号:   默认